18
2018
08

天山天池中华大帝第63章-天道盟2号

中华大帝第63章-天道盟2号
“现在感觉怎么样?”陈凌关心的问。
“身子没什么力气,其他都很好,额,头有点疼。”陈思琦答道。
“你好好待着,我去问问医生。”陈凌交代完,便出了病房。苏婷婷见识到陈凌的吓人之处,又见证他对妹妹的宠溺,不禁对陈凌产生了想要认识的冲动。冲陈思琦一笑,道:“你哥哥刚才恨不得要吃人,他可真疼你。”陈思琦甜甜一笑,点点头,道:“嗯,我哥是全天下最好的哥哥。”
陈凌等待一个小时后,面目慈祥的吴医生将他叫进了鼻咽科医务室里。吴医生一身白大褂,坐在对面。他手上有几张拍下的X光片。苏婷婷是吴医生科室的护士,此刻回到了科室进行输液配药。她一边忙碌手上的事情,耳朵却竖了起来。
陈凌看到吴医生的脸色很严肃郑重,心里咯噔一下,道:“医生,我妹妹到底是什么情况?”
吴医生却先问道:“你是患者的哥哥?”陈凌点点头。吴医生叹息一声,道:“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你妹妹她是透明性鼻咽癌中期。”
陈凌身子剧烈一震,脸色煞白。片刻后,他双眼陷入血红,咬牙道:“治好她,不管花多少钱,你们一定要治好她。”
他的样子着实有些吓人,吴医生道:“经过我们医院的几位专家会诊商量,她必须立刻进行手术。”
“那就快点做啊!”陈凌催促道。
“你听我说完。”吴医生不悦了,道:“她的这个癌很特殊,是透明性,也就是癌细胞再生力很强。即使我们给她做了手术,她也会再发,而且一个月之内就会复发起来。到时,她的体质肯定承受不住第二次手术。”
“你什么意思?”陈凌如遭雷击天山天池,想到会失去妹妹,他只觉天旋地转,再也不能忍受。相比起来,无论是许晴,还是小倾,谁都不及陈思琦在他心中的地位。他陡然眼中厉光绽放,血红双眼,道:“你是说我妹妹没救了?”顿了一顿,道:“治不好她……”他猛然站起,突然一拳砸下,蓬的一声,会诊桌竟然被他一拳砸成了粉碎。这样的威力让吴医生和苏婷婷吓得脸色煞白,觉得面前的青年真是变态。
“治不好他,我把你们全部他妈的杀了。”他只觉胸中杀戾之气有种无法抑制的冲动。
冲动过后,陈凌强忍着惶恐,平息下来。他让吴医生将院里全部的权威专家聚在一起,商量出如何治疗陈思琦。
最后的商量结果是,尽快安排手术,避免癌细胞继续恶化。随后再放射治疗,时刻控制癌细胞。但专家们仍然摇头叹息,提醒陈凌,即使这样,最后肯定还是救不了陈思琦。最多是延长她一年的寿命。
透明性鼻咽癌不同于一般的癌症,染上了,基本就等于宣布了死刑。
手术时间定在明天中午,手术费用二十万。陈凌手上的钱还是被陈思琦管着,全部凑出来,二十万也还差三万。
夕阳的余晖美丽的洒在病房里,陈思琦正在恬淡的看着电视。长发如清汤挂面末日尸皇,透露出十分的乖巧。她其实很安静的女孩子,只有在叶倾城和陈凌面前,才会展现出顽皮的一面。陈凌整理好面部表情,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进入病房。
“哥,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啊,我肚子好饿!”陈思琦见到陈凌,立刻问道。
陈凌啊了一下,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他想了半天,想的额头出汗,才道:“你明天要做一个手术,手术做后就没事了。你把银行卡告诉我,我要先去缴费。”
陈思琦脸色变的瞬间煞白,她也意识到了什么,道:“我得了什么病?”
“是个小肿瘤切除手术,切除就没事了。”陈凌说。
“我要看检查报告,我要医生亲口跟我说。”陈思琦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她还没有满17岁,又怎么会不怕死。
“是鼻咽癌,不过医生说了,只要做了切除手术,你就会没事。”陈凌握住她的手,柔声恳求道:“陈思琦,我会一直陪着你,你也一定要坚强好吗?”
陈思琦悲切的喊了一声哥,埋入陈凌的怀中阳原吧。
陈凌拥抱住她,手搭在她柔弱的幼肩上,他心中比陈思琦还要凄惶绝望,但他不敢表露出来。因为现在,他没有资格软弱。
陈思琦还是把银行卡的位置,还有密码全告诉了陈凌。陈凌当即给叶倾城打了一个电话,要叶倾城到医院来照顾陈思琦,顺便手上带五万块钱。叶倾城咯噔一下,急促的问道:“陈思琦怎么了?”
陈凌沉重的说了陈思琦的真实情况,并交代叶倾城不要让陈思琦知道。随后,他挂了电话,直接冲回家。陈思琦被苏婷婷和一干护士转移到了高级病房,高级病房里空气清新。苏婷婷看着乖巧恬静的陈思琦,想到她生的病,也不觉为她黯然伤心。
“护士姐姐。”陈思琦心里不踏实,突然向正在给她输液的苏婷婷喊道。
苏婷婷微微一怔,接触到陈思琦干净的眼睛,柔柔一笑,道:“我叫苏婷婷,你叫我婷婷姐好了。”陈思琦便恬静的喊:“婷婷姐!”
“婷婷姐,我的病真的做了手术就能好吗?”陈思琦死死的盯着苏婷婷,她也是个小人精儿。苏婷婷啊了一下,忙道:“当然啊,你别想太多了,好好休息。明天手术一做,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但是那一瞬她眼中的慌乱,让陈思琦捕捉到了。
陈思琦忍着悲伤道:“婷婷姐,我哥去取钱了,我从小跟哥哥相依为命。一岁时,我爸爸妈妈就出车祸去世了,是我哥哥一手把我拉扯大的。”苏婷婷恍然大悟,道:“怪不得你哥哥跟你感情这么好。”
“从小到大,我哥哥为了我吃了很多苦头。他本来是中央警卫局的军官,我哥哥他很厉害的,他的那些首长都说他只要在警卫局干下去,前途无量猪猪猫。”
“中央警卫局是……?”苏婷婷问了很小白的问题。不过对于陈思琦说陈凌厉害,这一点苏婷婷无比的赞同。
“大内保镖!”陈思琦解释了一声,继续悲伤的道:“但是我哥哥为了照顾我,他退役回来了。我有时候都觉得,他这一辈子都是被我拖累的。婷婷姐,我哥还年轻,还连女朋友都没有。我知道他鹰王宠妻,即使我的病治不好,他也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花多少钱都一定要给我治。”
“如果我的病真能治好,我一定会积极的配合治疗,再痛我都不怕。”陈思琦说到这,眼神勇敢起来。随即又一黯,道:“但是婷婷姐,如果真的是不治之症,我不想死了还要拖累我哥哥依灵修仙记,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的病,是不是真的能治好?”
“我……”苏婷婷是知道,她的病绝对治不好了。但是,她又怎么忍心说出来,况且,这也不合规矩。
“婷婷姐!”陈思琦突然拔掉输液针,挣扎下床,哭着给苏婷婷跪下了。泣声道:“婷婷姐,我求求你告诉我真话。我害怕我哥哥为了治我到最后倾家荡产,最后我还是要离开他,那他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想到那个可能,陈思琦真的不寒而栗。她会更恨自己,就算是死,也要害得哥哥泥足深陷。
“我……·”苏婷婷咬咬牙,道:“好,你先起来,地上凉。”陈思琦欢喜的起身,苏婷婷沉重的道:“你的鼻咽癌到了中期,本来手术加放射治疗,未必不能治好。但是你的症状很罕见,是透明性的癌细胞,这种癌细胞现在的医学水平根本治不好。即使给你手术了,不到一个月,癌细胞又会再生。”
陈思琦脑袋里陷入一片空白,只觉得天在旋,地再转。等真正知道自己必死时,那种死亡恐怖,她即使有了心理准备,却也还是不能承受。
夕阳落幕的时候,天边的残霞如血一般凄美。城市华灯初上,而陈思琦,站在了医院的顶楼天台上。
她换下了病服,穿上了她好看的牛仔裤,白色针织衫,长发随晚风飘扬,显得异常的凄迷美丽。
叶倾城刚刚到医院,便看到楼下有好多人围观楼上,说楼顶有个女孩儿要轻生。叶倾城陡然想到了陈思琦,她脸色瞬间煞白,迈步狂奔。便在这时,陈凌也赶到,本来在叶倾城后面,这时却几个大步电闪一般,冲向医院的楼阶处。
楼下的围的人越来越多,有人已经报了警。叶倾城跑的不快,刚好看到电梯,便连忙进了电梯。她的内心和陈凌一样凄惶悲狂。无论是她还是陈凌,都接受不了陈思琦离去的残酷。
楼顶上,许多护士和医生都在,他们隔了陈思琦十米的距离,不敢靠近。苏婷婷急得要掉泪,道:“小妹,你别这样,你快下来啊!”
陈凌从人群里挤了出来,刚跨前一步,陈思琦看见他,尖利的叫道:“你别过来。”
陈凌身子一颤,那恍惚的一瞬间,他觉得陈思琦已经跳下去了。他浑身剧烈颤抖起来,咆哮着道:“你给我下来。”他的双眼又陷入了血红。
叶倾城也赶到,挤出来,她面色煞白,泪水涌将出来,急声喊道:“陈思琦,你快下来。”
天边的残霞渐渐的淡去,被夜幕所掩盖。但是医院大楼下却已经汇聚了无数的人流,大家都紧张的关注着天台之上要轻生的女孩儿。警察接到报警,火速出动,楼下的探照灯照得雪亮,营救的气垫正在紧急的充气。
天台之上,苏婷婷的心情极其复杂。她当时冲动下告诉了陈思琦实话,但现在陈思琦要跳楼时,她还是会感到害怕惶恐。
陈思琦站在天台边缘上,她这时胆气反而壮了,回过头看向叶倾城和陈凌,最后目光定格在陈凌的脸上。陈凌死死的盯着她,眼中的悲伤欲绝,如受伤的野兽。
陈思琦看着哥哥的样子,李宇菲泪水涌了出来。她是多舍不得哥哥啊,她哭着道:“哥,我活着拖累了你一辈子。我知道我的病治不好了,我不要死了还拖累你。”
旁边的医生护士不禁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这个时候,几名谈判警察也火速冲了上来。紧急情况下,一名女警官先用喇叭喊话,让陈思琦冷静下来。
“我很冷静。”陈思琦心中在酝酿跳下去的勇气,又对叶倾城饱含感情的道:“倾城姐,以后拜托你照顾我哥肖建春。”
叶倾城泪痕未干,冷厉的道:“如果你今天跳下去,我以后都不会再当你是朋友,你不配。”顿了顿,道:“陈思琦,你还可以更自私一点么?你就这样跳下去,你是不是要你哥哥内疚一辈子。你看他现在的样子,你怎么能够忍心?”
陈思琦眼神一黯,道:“对不起,哥。我也不想,与其让你耗光所有的看着我死在病床上,不如干脆一点,这样一了百了。”
女警官开始焦急喊话。但是陈思琦对于女警官的话却充耳不闻。陈思琦看到下面的气垫快要好了,她想死,不是想来一场闹剧,知道必须要跳了。
“再见,哥。再见,倾城姐!”她轻轻的念。
“今天你敢跳下去,我就跟你一起跳。”陈凌眼中绽放出凄厉的光芒来,他大踏步朝陈思琦的方向走过去。
“别!”两名警官大惊失色,连忙伸手来拉陈凌。陈凌肩膀一耸,劲力一震渔场管理,将两名警官震倒在地。
陈思琦眼里闪过决绝,纵身,一跳,天台上再没有她的人影。
“不要……”叶倾城痛哭失声。
所有医护人员都不忍看这残忍的一幕。但马上,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因为陈凌也不见了。没有人看清陈凌窜出的速度。
陈思琦高速下坠之中,她的脑海里其实是无限的恐惧,坠下去会成什么样子?一滩带血的肉泥,这样的死是不是太凄惨了?她感觉自己就像是正在堕入无边的地狱。
便在这时,头顶好像有异样。不由自主的抬头,便看见哥哥陈凌,正如魔神一般,双眼血红的飞身下来。“啊……”陈思琦惊恐失色。
这样的一幕太过诡异,下面有很多市民都用手机拍了下来。陈凌慢了陈思琦一拍,疾风下坠中,如闪电,他焦急下,气血猛烈下沉。速度陡然加快,终于,接近了陈思琦。待遇她平行时,猛然伸手揽住了她的腰肢。离地面还有三层楼,劲力吞吐,手如尖利的钢爪抓在墙壁上。但这样的下坠重量,终是止不住,墙上留下五道带血的指印。这样强猛的用劲,将他的指甲全数崩断。虽如此,速度还是缓上一缓。
接着,他在下坠时冷静的抓住空调外壳。那钢条承受不住重量,立刻扭曲着。下坠的力道太猛,陈凌也抓捏不住。但身子却一荡,咿呀一声厉吼,直接落向第二层楼的空调外壳。
手如鹰爪再度牢牢抓住外壳的钢条孔府宴酒。下坠的力道这次终于被抵消了许多。他这次死死的攥住钢条,那怕钢条扭曲,摇摇欲坠,他也绝不再松手。只是手上的鲜血一滴滴的溢落出来。
凉凉的血液滴落在陈思琦的针织毛衣上,落在她的手上。
陈凌脸色坚毅,他一声不吭,也不看陈思琦。陈思琦惊魂方定,刚才的一幕,她觉得下边是阿鼻地狱。但哥哥却逆天的出现,活生生的将她救了回来。
下面的气垫已经准备好,陈凌看不到,但下面的人已经在喊,“跳!”他心神一松,松手,重重的落下,弹起。
在这个夜里,网络上,东江电视台上都播放着超人哥哥泣血救轻生妹妹的视频。中国有超人?但超人不是最终的讨论话题,当陈凌毫不犹豫纵身跳下,几次在空中的泣血停顿,直到最后稳住,那点点的血液滴落,在探照灯的照射下,却是清清楚楚。这一幕,感动了无数的男男女女。
陈思琦经历了这样的惊魂,被医生打了镇静剂,已经在病床上安详的进入了梦乡。陈凌的手也被包扎了起来。他默默的守护在病房里,始终不发一言,只是眼睛一刻不离的看着陈思琦。
叶倾城感到很自责,先前她发现过陈思琦的流鼻血情况。后来屡次耽搁,又见陈思琦好像真的没事情,便彻底忽视了。
随后有护士来提醒陈凌,还没缴纳手术费。陈凌将手中的银行卡交给叶倾城,叶倾城自己的零花钱有十来万,便自去了。
陈思琦在半夜里醒来,泪眼看着陈凌。陈凌也一直在凝视她,见她醒来,他撇开了头,不再看她。
“哥……”陈思琦更感悲切,道:“哥……”
陈凌回过头再度看向她,狠狠道:“如果你敢死,不要紧,我一定陪你一起去。”“可是你明知道我已经治不好了。”
“没到最后,你怎么就知道治不好。”
最后,在陈思琦承诺一定配合治疗,最大努力的活下去的妥协下。陈思琦也要陈凌,不许因为她的离去,而做傻事。陈凌点头答应了她。
第二天,手术进行。
手术完后,陈思琦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吴医生言说手术很成功,但是因为其透明性的特殊,情况还是不容乐观。
随后每周还要进行放射治疗,放射治疗每周的费用是三千八百元,还要配合许多药物洛克人zx。这样下来,每周因为治疗陈思琦要花费六千元。而且即使如此,也只能让她再活一年。
陈思琦醒后,身体很弱,病怏怏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陈凌在陈思琦面前强忍悲伤,一直笑颜面对。这个晚上,陈凌独自坐在医院顶层的天台上,内心悲苦无限。一周六千,一个月也才三万不到,这个钱,他陈凌如果想挣,很简单。他痛苦悲伤的是,即使如此,妹妹最终还是要离去。
手机突兀的响起,陈凌接过,是叶东打来的。他心中一暖,叶东在他心中,一直都是如父如兄的存在。前段时间,叶东出了大事情,叶东却从未给陈凌打过电话。是因为,他不想陈凌为难。而此刻给陈凌打电话,也只是因为,他知道陈凌一定很痛苦。
叶东道:“我在医院对面的梅姐餐厅,来陪我喝两杯恭城天气预报。”
“好!”陈凌说。
梅姐餐厅是一个小餐馆,不过里面倒很干净明亮。叶东开的是普通奥迪出来,两名保镖坐在角落里。
陈凌进来时看见叶东一身雪白的西服,坐在桌前,桌上已经炒好了几个热菜,他神色淡淡,手中却是一瓶自带的茅台,刚刚启开。
陈凌喊了一声东哥,落座。叶东给他倒了一杯酒,道:“干!”酒液呈金色丝线,十分粘稠,进入口中,并不辛辣,却有种醇厚,悠远的感觉。
“再喝!”叶东又给陈凌倒满,两人一连喝了三杯。三杯过后,叶东自西服口袋里取出一张金卡,放在桌上,道:“你现在需要钱,你先听我把话说完新东方学嫖娼。”顿了一顿,道:“这一百万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你是英雄好汉,我不希望你最后会为三斗米折腰。好好照顾你妹妹。”说完站起佛掌罗汉拳,便朝门外走去。
陈凌知道,叶东并不是在收买他的人心。他是真的当自己是兄弟。他手中摩挲着金卡,思绪万千。
陈思琦手术后的第十五天,她的癌细胞又有再发的趋势,每周的放射治疗让她痛苦不堪,头发也在逐渐掉落。但陈思琦一直忍着,一声不吭。
叶倾城大部分时间都陪在医院里,很多时候,钟嘉雯也会过来。已经要临近高考,钟嘉雯也不能经常来。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病,陈思琦也会如钟嘉雯一样,那样快乐的活着。面对妹妹的状况,陈凌心底生出无力的感觉。他在某个夜里,看着妹妹终于在镇静剂下进入梦乡,看着她发白的嘴唇,干枯的面容,这个时候的她已经不能再算漂亮。病房里,任何能照到样貌的东西,他都取走了。但是陈思琦是那样的聪明,她又怎会察觉不到。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