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2015
10

天下香烟价格中兴通讯危机,中国供给侧改革战略压迫下的美方仓皇应对-猫蛋

中兴通讯危机,中国供给侧改革战略压迫下的美方仓皇应对-猫蛋天下香烟价格

中兴通讯刚刚发表声明,称美方的拒绝令极不公平,在不放弃通过沟通对话解决的同时大后寿寿花,也有决心通过一切法律允许的手段维护权益。
我们一方面支持中兴维权,一方面必须看到,在这个大国崛起,中美斗法的历史时间段,哪里有什么正义与公平,与美方谈正义公平,无异于与虎谋皮。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重商主义盛行,万事以满足市场需求为核心,当时确定的社会主要矛盾就是“落后的生产力与人民不断增长的需求之间的矛盾”,所以改革开放40年,一直在以需求为核心,以商业为纽带,以经济发展为目标的重商主义的路上狂奔秦国四雄主。
典型的代表论断就是“造不如买,买不如租”,这句话的原版出自刘少奇,原话是“造船不如买船,买船不如租船”。
这种逻辑在商业上一般来说是正确的,比如船王包玉刚的船最开始就是租来的,后来才买船,从商业运作上来看,租船属于轻资产运作,完全是符合商业逻辑的,如果包玉刚一个跑运输的去造船,那才是不务正业,很可能烧光了所有的积蓄,船还是造不出来。
在建国初期,中国一穷二白,没有更多的资金来“造船”,先“租船”把生意做起来,赚钱满足人民的生活,这有什么不对呢?所以,这个言论并没有错。
但为什么这个言论受到批判呢?根本原因在于,一个国家不能只满足于做生意,不能只把自己当一个生意人,一个商人可以通过商业来获取利润,但国家之间的竞争就复杂的多,并不是一个商业逻辑就能涵盖的。
所以当年的中国采取了雷厉风行的办法,把全部资本主义企业和私有商业全部改造成公有,从1956年完成社会主义改造之后,我们在1958年就造出了第一辆汽车,从此以后中国制造就走上了快车道,不几年就搞出了原子弹、氢弹这样的大家伙,从根本上保障了国家的安全和可持续发展。
改革开饭以后魔法异界游,重商主义重新抬头,关于“造还是买”的争议又摆到桌面上,最著名事件是在国家层面,中国大飞机运十项目下马,成为中国人巨大的伤痛记忆,这里面据披露有叛徒内奸的作用;在企业界,最著名的大概是联想的的柳倪之争,一个要做市场经济的实践者,一个要做原创研发的践行人,最后倪光南被洗出门,柳传志的电脑组装生意借中国经济腾飞大获成功。
这两件标志性事件成为那个时代中国经济发展的风向标,中国在市场商业的道路上快马如飞,如果不是99年的大使馆被炸这样屈辱事件的发生震惊了中国人,沉浸在市场赚钱成功中的中国人大概还不知道只有商业上的成功,没有科技实力的保障,再强大的经济体也不过是一头肥猪而已。
随后才有了中国全面恢复科技研发投入,但被商业至上理念熏染过的中国知识分子已经不复当年的战斗力,在科研被忽视的20年,中国实在落后太多了,可能需要一两代人来补课。
后面我们的大飞机项目取得了突破性进展,而当年的联想还在卖电脑,当然柳传志领导下的联想帝国也在商业进步上一骑绝尘,成为投资多元、触角伸向各个领域的巨大商业帝国毒皮蛋,但联想浪费了当年的科技基因,失去了在科技上与国外同代企业一较长短的机会,永远失去了,一个科技先驱企业现在只剩下为别人打Call的份了,悲乎!

2017年10月,联想集团参观腾讯后发了微博,下面的评论不知道作为中国科技企业前驱的联想人会不会脸红。——如此兴师动众带领团队到访,按道理,都是江湖大佬,马化腾该迎一迎,可是并没有;如此热情洋溢、谦卑诚恳的微博发出来,按道理,同为大佬应该热情洋溢回复回去,可是并没有看到;如此齐全的产业链到访,按道理应该深度勾兑速球投手,整个强强联合的声明,可是只看到了受教和谢谢。
多年来,中国的经济理论被凯恩斯主义忽悠,投资、消费、出口成为中国经济发展驱动力的三角马车。
于是在很长一个时间段内中国人不惜代价的吸引投资,欧美商人,日本客人,台湾富商都成为当时的座上宾,为了吸引投资,各地无所不用其极,90年代初的宁波,当时当地最高建筑是位于宁波火车站边上18层的某星级饭店,一个日本老色鬼侮辱了里面漂亮的女服务员,这个服务员从楼上跳下身亡,后来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赔钱了事,为了留住日本人的投资,一件刑事案件变成了民事赔偿。这样的事情在当时绝不是孤例。
后来饱受争议的4万亿,出口退税,XX下乡,也都是在凯恩斯思维下诞生出的怪异经济行为。
但在凯恩斯主义大行其道的美国,他们仍然紧抓住301不放,把核心科技看得牢牢的,他们只是鼓动别人实行重商主义,本质是通过推广这种思维来摧毁别人自我研发的意愿和能力,从而以核心科技来挟制全球经济发展,控制别国的崛起。
2015年,供给侧改革一词横空出世,这不是在造词造概念,是回到本质来看中国的经济,是对中国多年来经济发展问题的总回应,是要彻底扭转中国的重商主义,重归“自力更生”的正确轨道上来。
供给侧改革的本质是什么呢?(不用看百度三眼神童,那是给别人看的)是重新把生产要素和生产本身作为经济发展的原始推动力,如果用中国词汇的话,那就是重农思维,农业社会的本质是生产第一,商业退归其次,农业讲究的是把握生产,研究怎么能把农作物做好,这里不仅要保证农作物生产的可持续性,还要通过不断的生产来优化、培育种子,使得农作物不断换得新的生命提升。
重农思维经济发展的特点是划定核心,以生产为核心推动社会资源的整合,所有的资源围绕生产来转,也就是说,生产才是第一位的,这实际上也是一种社会运行和经济运转的秩序。
在这种思维的主导下,政府会主导长期收益,今后做实业的企业将获得政策支持,也就是重点的生产(研发)企业为经济运转的原点,政府的重点把这个经济原点做大做强,至于生产以外的商业,仍然可以按照市场商业的那一套去运转。
在未来可见的时间内,我们将可以看到一大批研发与制造行业的巨头成为中国经济的支柱,而原先在经济发展中起到关键支柱作用的房地产将会成为服务型产业,现在国家在推动的房屋租赁就是其中一个体现,今后房地产在经济中的更多的大概会体现在物业管理、房屋持有税等方面的贡献。所以还梦想着靠房产炒作渔利的人需要换一种姿势来面对未来的变化,也就是要转变思维,靠硬炒赚钱的机会越来越少了,这是供给侧改革的大势所趋。
至于本次的中兴被封杀危机,本身并不奇怪,这是中国推进供给侧改革的必然产物,一个国家要进行翻天覆地的变化,在科技核心掌握话语权,不遇到一点掣肘那是不可能的。
互联网上对此事件的一片哀嚎之声大可不必,因为这样的事情早晚是要来的,在2015年提供给侧改革的时候,在推出中国制造2025的时候,就已经可以预见到的事情,所以不必惊慌,天塌不下来——这样的封杀并不是突如其来的汪侠,而是我们所实施的国家转型战略逼出来的,不认清这个本质,那就是瞎叫唤代雯奇。
毛泽东说过,做一件事情能不能成意大利不面,首先要看有没有需要钋-210,然后看政治条件、经济条件、干部条件具备不具备,就芯片这个事情来说,需要是肯定存在的,经济条件、人才的条件也是具备的,只是在很长一个时期以来的政治条件不具备,国际大环境上炼狱巫魔,美国在各方面还是一家独大,而中国选择的又是“造不如买”的思维模式发展经济,所以在政治上不具备把仍然可以自由进行市场采购的高端芯片作为国家主力进行的突破口。
现在国家供给侧改革的战略已经提出,适逢中兴遭遇了封杀,这个政治条件就已经具备了,可以预见,中国会在政府主导下整合资金、技术资源进行重点突破型研发,对于现在的中国人来说,还有什么是不可以突破的呢?翟煦飞
需要指出的是,中美之间的摩擦可能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常态,一边是一个即将失去领导地位的世界警察,一边是即将领袖全球的新崛起大国,这样的过渡时间,如果不发生重大全面对抗,则时间不会短,可能是5到10年,直到中国取得全面优势为止。
“封锁吧,封锁个十年八年,中国的问题就都解决了”毛泽东那个时代有胆魄说这个话,我们这个时代更有底气这么说。——况且,如果不是这样的封锁藏婚,我们哪有机会来清理内部的买办奸细,以统一思想呢?这一点在毛泽东时代是这样g7050,在现如今,仍然是这样,甚至更是这样。
所以,感谢川建国先生吧。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