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2018
06

圆通快递单号查询跟踪中医学理论体系的内容和基本特点(1)-醫窗醫话

中医学理论体系的内容和基本特点(1)-醫窗醫话

中医学理论体系的基本特点
中医学有许多特点,其中主要的有三方面,即整体观念、恒动观念和辨证论治。
接上篇:
恒动观念
恒动,就是不停顿地运动、变化和发展。恒动观念是指在分析研究生命、健康和疾病等医学问题时,应持有运动的、变化的、发展的观点,而不可拘泥一成不变的、静止的、僵化的观点,这也是中医理论体系的一大特点。
中医学认为,一切物质,包括整个自然界,都处于永恒无休止的运动之中,“动而不息”是自然界的根本规律。《素问·六微旨大论》指出:“夫物之生从于化,物之极由乎变,变化之相薄,成败之所由也……成败倚伏生乎动,动而不已,则变作矣。”一切事物的发生、发展、变化和衰亡,都根基于运动,是运动过程所产生的。动固然是运动,静中又何尝没有运动,完全的静止是不存在,也不可能存在的。宋代朱熹便说:“静者养动之根。动所以行其静。”故动与静,为物体运动的两种不同形式,“动静相召,上下相临,阴阳相错,而变由生也”(《素问·天元纪大论》)。
中医理论用阴阳来概括自然界相互关联的事物和现象的对立双方,并认为阴阳之间存在着对立、转化、资生和制约关系。这些关系体现了阴阳双方始终处于彼此消长的不断运动状态,绝无静止不变之时。中医学还以五行学说论述自然界一切事物的起源、特性及不同事物之间的相互联系。五行之中存在着相生和相克关系,构成了一个五类要素组成的世界模型。这个模型也不是静止的,而是真正的动力模型,通过五个要素之间的相互生克,各系统之间表现出协调和统一,整个模型就在运动之中取得了稳定。由于阴阳五行学说是中医学的方法论,故阴阳五行学说中的运动不息的基本思想是中医理论体系中的恒动观念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医学认为“天主生物,故恒于动;人有此生,亦恒于动。”(《格致余论·相火论》)自然界生化万物有赖于恒动不休,人维持自身生命活动也有赖于恒动不休陈美芝。气是构成人体和维持人的生命活动的基本物质之一,它具有很强的活动能力,无处不到,始终处于运动之中,时刻激发和推动着体内的各种生理活动。中医学在理论上把气的这种运动归纳成升、降、出、入四种基本形式。《素问·六微旨大论》指出:“非出入,则无以生长壮老已;非升降,则无以生长化收藏。是以升降出入,无器不有。”“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生命活动,可以说就是气的运动变化过程。气的运行失常,人便处于病理状态。
血的主要功能是营养和滋润全身脏腑组织,它的这些作用,只有在循行过程中才得以发挥。《内经》中已明确指出:血液须在脉管中,“流行不止,环周不休”。局部血液循环一旦变慢或者停滞,即属于血瘀状态,甚或导致瘀血,都要引发疾病。津液也同样,在各个脏腑的参与下,津液在体内处于不断新陈代谢的过程中,生成、输布和排泄之间维持者动态稳定,一旦津液输布运行失常,就将引起痰饮、水湿、肿胀等种种病症。鉴于气血津液具有恒动特性,张子和总结强调曰:“君子贵流不贵滞”,气血津液等以畅达流通力贵。
五脏六腑各有自己的生理功能特点,然而,都建立在脏腑之气的运动变化之上。如在心气的推动下,心脏一刻不停地进行着收缩和舒张运动,通过心脏的搏动,血液被输送到全身,故主血脉是心的主要生理功能之一。在肺气的作用下,肺通过一张一缩,进行着有节律的呼吸运动,在这过程中体内的气体不停地交换着,许多表现出较明显节律性的生理功能也得以正常进行。脾以健运不息为其特征,脾气充沛,脾的运化水谷和运化水液功能正常,则机体的消化吸收功能和水液代谢才能正常,反之,胙失健运,机体会出现多种病理表现。因此,运动不息也是脏腑的生理特点。张仲景就曾总结说:“若五脏元真通畅,人即安和。”这些认识充分揭示了生命过程的规律,即:生命在于运动,生命在于生化不息,生命在于动有常度。
基于恒动观念,中医学认识到自然界,特别是生命运动的错综复杂性,但这不等于说错综复杂的运动变化不存在规律,没有规律可循。古人在认识这些规律方面作了许多可贵的探索。如以营卫之气的运行而言,“营在脉中,卫在脉外,营周不休,五十而复大会。阴阳相贯,如环无端。卫气行于阴二十五度,行于阳二十五度,分为昼夜,故气至阳而起,至阴而止。”(《灵枢·营卫生会》)此外,中医学还在恒动观念指导下,探索了一太阴月、一太阴年及更长周期的生物机能变化规律。以一太阴月为例,《灵枢·岁露》说:“月满则海水西盛,人血气积,肌肉充,皮肤致,毛发坚,腠理郄,烟垢著。当是之时,虽遇贼风,其入浅不深。至其月郭空,则海水东盛,人血气虚,其卫气去,形独居,肌肉减,皮肤纵,腠理开,毛发浅,膲理薄,烟垢落。当是之时,遇贼风则其入深,其病人也卒暴”。指出在月相变化的影响下,人的多方面机能活动,呈现出一个由低落到高涨再到低落的有规律的发展变化过程。这一运动变化规律的描述,已为国内外关于心理和生理机能的实验调研结果所支持。
就人一生来说,机能活动也经历着发展演变过程。《灵枢·天年》谓:“人生十岁,五脏始定聚宝铃,血气已通,真气在下,故好走。二十岁,血气始盛超级怪兽工厂,肌肉方长,故好趋。三十岁,五脏大定,肌肉坚固,血脉盛满,故好步。四十岁,五脏六腑十二经脉,皆大盛以平定,腠理始疏,荣华颓落,发颇斑白,平盛不摇,故好坐。五十岁,肝气始衰,肝叶始薄,胆汁始灭,目始不明。六十岁,心气始衰,苦忧悲,血气懈惰,故好卧。七十岁,脾气虚,皮肤枯。八十岁,肺气衰,魄离梁雁翎,故言善误。九十岁,肾气焦,四脏经脉空虚。百岁,五脏皆虚,神气皆去,形骸独居而终矣。”就是对这一过程的大致归纳总结。因此,可见人的生理机能始终是处于运动、发展和变化过程中的。
中医学不只强调应以恒动观念来认识人的生理,更强调必以此来把握患者的疾病过程及病理变化。从病因作用于机体到发病,机体一直在与致病因素进行着争斗,疾病本身也处于不断发展变化之中,表现出发展变化的一定阶段性。以外感风寒的寒证为例,《内经》就已提出此病的发展过程大致可经历六个阶段的基本变化。如《素问·热论》曰:“伤寒,一日巨阳受之”,“二日阳明受之”,“三日少阳受之”,“四日太阴受之”,“五日少阴受之”,“六日厥阴受之”。其中一日、二日,仅是指疾病变化的大致时序,并不一定是一天二天。这段话清楚地说明外感疾病时刻处于变化发展中。张仲景在《伤寒论》中,依据外感热病错综复杂的证候表现及其演变趋势王真洁,对外感热病的发展变化规律进一步作了总结归纳,提出了六经辨证,认为太阳病证不解,病情就会继续发展,或发展至太阳之腑,或成为寒热往来的少阳证,或入里化热,变成了阳明经证或腑证。若三阳病证不解,则病情将进一步变化,便会发生三阴病证等。叶桂总结归纳了温病发展变化的大致规律,早期往往首先侵犯肺系和卫分,继而可以发展到气分、营分甚或血分。这些认识,体现着中医学注重对疾病发展变化阶段性的把握。
除了注重疾病发展变化的阶段性外,中医学还重视同--阶段证所发生的细微的或者显著的变化。如同属外感伤寒的太阳病证,就可以有许多不同的变化情况,张忡景在《伤寒论》中以大量的篇幅,列举事实,论述这一问题。有时,上午和下午,甚至一小时前后病证都会发生明显的变化。因此,认识疾病必须以恒动观念为指导,细心探察,深入分析,随时根据新的情况全面考虑,而不可拘泥于一时之结论,以致贻误病情。
中医学对于生理和病理过程中恒动现象的论述,可以概括出三大类型:一是各脏腑组织、气血津液各自所存在的生理或病理上的运动变化特点。这些运动变化是各具特色的依安县政府网。二是受自然因素影响,生理和病理方面所表现出的似日、似月,以致似年等周期性波动,这类“动”往往以“振荡”、“涨落”为基本形式。三是以整个一生,或者以某病的全过程为周期的发展与变化,这些“动”,往往表现出抛物线型的规律。
恒动观念还要求人们在临床治疗时不断把握患者出现的新情况、新变化,随时校正处方用药,以期药与证合,取得良好疗效。张仲景在《伤寒论》中就太阳病证这一类情况,列出相关处方75首,许多方下还列有加减法,这是在治疗用药上贯彻恒动观念以变应变的典范。
辨证论治
“证”者证据,如司法凭证据判案,中医凭证而论治。《内经》虽无“证”的名称,但在论述某些病证如疼痛、咳嗽、昏厥等时往往已涉及到脉象、症状、病因、病机、病位、病性等内容,并且《内经》中的阴阳五行学说是中医辨证的纲领兽药直销网,贯穿于各种辨证方法之中。张仲景在《内经》基础上发展了辨证论治原则,并且升华出了“证”这样一个重要的概念。在其著作中首先以“脉证”分篇立目,进行疾病分类,重视“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汉代以后,《伤寒论》证的概念普遍用于临床,而且辨证手段不断发展和深化,形成了八纲辨证、气血津液辨证、脏腑辨证。清代温病学说形成后,创立了卫气营血辨证和三焦辨证等。证于是就成为医者对病人的症状、舌脉、病情变化、治疗经过、个体情况、地土方宜等状况,经过四诊八纲的分析,采用某种辨证方法得出的一个总的概括性的结论惊魂下一秒。
关于“证”与“症”字的使用,宋朝以前的医籍中未见到“症”字,到明、清医籍中才广泛使用“症”字,而且有的医籍中“证”、“症”并用,看不出涵义的差别。究其原因,可能因为“症”是由“证”衍化而来的一个俗字(《辞源》、《中华大字典》)。
证与症和病有着质的区别。在张仲景的《伤寒论》中,既言病,又言证,有时病与证互称,但病与证是有区别的。病是全程的,证是阶段的。所谓病,是指有特定病因、发病形式、病机、发展规律和转归的一种完整的过程。如感冒、痢疾、哮喘、中风、疟疾等。所谓证,是指在疾病的发展过程中某一阶段的病理概括。它包括病的原因(如风寒、风热、瘀血,痰饮等等)、病的部位(如表、里、某脏、某腑、某条经络等等)、病的性质(如寒、热等等)和邪正关系(如虚、实等等)。此外,证还能反映疾病可能发展变化的趋势,并且涉及到影响疾病性质的患者年龄、体质等自身因素和自然、社会环境等外界因素。证的这些特性反映着疾病发展过程中某一阶段的病理变化之本质和全貌。总之,证会随着疾病的进退而变化,是-个相对稳定的具有时间性、阶段性、变化性的概念。“症”即“症状”和“体征”,是疾病的临床表现,如病人诉说的不适,如头痛、腹痛等等,或者是医生检查患者所获得的结果。同一症状可以出现在不同疾病之中,可以由多种不同病因引起,病理机制常可大相径庭,基本性质也可以完全不同。中医学中的病名是个专业术语,本身内涵不够确切,有些病是根据疾病部位命名的,如肺痈、肠痈等,有些是根据病因命名的,如伤食、中暑等;有些是根据临床表现命名的,如黄疽、消渴等。同一种病可以有不同的本质特点,更可以有不同的发展阶段。因此,证比单纯的症状或病名更能够全面、深刻、确切地揭示疾病变化的本质。
辨证论治分为辨证和论治两个阶段:所谓辨证,就是将四诊(望、闻、问、切)所收集的资料、症状和体征,在中医理论指导下神甲奇兵,通过分析、综合、去粗取精、去伪存真,辨清疾病的原因、性质、部位及邪正之间的关系等,最后概括、判断为某种性质的证。因此,辨证的过程就是对病人作出正确、全面判断的过程,或者说分析并找出主要矛盾的过程。事实上,所谓证是指在疾病的发展过程中某一阶段的病理概括,可以认为“证”是人体在疾病的发展过程中某--阶段的反应状态阿丁新浪博客。致病因子(包括外源性和内源性致病因子)作用于机体,引起机体不同反应。不仅不同致病因子,可以引起机体不同的反应,而且,同一致病因子,由于各人的体质不同,也可以引起机体反应的差异。致病因素不管多么复杂,总是作用于特定的人体,并通过人体的反应性而表现出来。而且,人体的结构和机能是有限的,故典型的反应状态也是有限的。临床上,中医就是依靠自己的感官直接从这些反应状态中获得病理信息,并通过医生的分析、综合,而最后辨别和判断患者当时的机能状态,这就是辨证的实质。所以,中医学的“辨证”,是从机体反应性的角度来认识疾病,是从分析疾病当时所表现的症状和体征来认识这些临床表现的内在联系户撒刀王,并且以此来反映疾病本质的临床思维过程。
论治,则是根据辨证结果,确定相应的治疗方法。辨证是确定治疗方法的前提和依据,论治是辨证的目的,并通过辨证论治的效果,可以检验辨证论治是否正确。所以,辨证论治的过程,就是认识疾病和治疗疾病的过程。辨证和论治,是诊治疾病过程中前后衔接、相互联系、不可分割的两个方面,是理论和实践的有机结合,是理(中医理论)、法(治疗原则、方法)、方(方剂)、药(中药)在临床上的具体运用,是指导中医临床工作的基本原则。
中医认识并治疗疾病,是既注重辨病又强调辨证的,且重点在于辨证。对于比较简单的疾病来说,辨病论治是比较容易做到的,如蛔虫病可以用驱虫剂治疗等。但是,多数疾病都有比较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每个阶段的病理变化不尽相同,很难确定划一的治疗方法。因此,只能根据疾病发展过程中每一阶段的病理概括来确定治疗方针,也就是说,不是根据病,而是根据证来确定治疗方法,这就是为什么中医辨证论治比辨病论治用得多的道理。例如感冒,常可见到发热、恶寒、鼻塞、头身疼痛等症状,病的部位在于体表。由于致病因素和机体反应性的不同,往往可表现出不同的证型,常见的如风寒感冒和风热感冒等武田毅雄。论治前只有把感冒的本质特点,比如说是属于风寒还是风热等分辨清楚确切,才能确定应该用辛温解表还是用辛凉解表的方法。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治疗用药的盲目性、偶然性,减少失误,提高疗效。又如头痛是临床常见的症状,有时是病人求治的主要原因。头痛常常可由于不同的病因所致,各自有着不同的本质特点。常见的病因病机有瘀血、痰湿、肝阳上亢、气血亏虚、风寒或风热束表等。要想获得满意的治疗效果,就必须对头痛症状进行辨别,分析出它的本质特点,从而分别运用祛瘀止痛、化湿止痛、平肝止痛、补益气血、发散风寒或风热等法。可见,辨证论治既区别于那种不分主次、不分阶段,只知一方一药治一病的治疗方法,又不同于见痰治痰,见血止血,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对症疗法。
辨证论治作为指导临床诊治疾病的基本原则,要求人们辨证地看待病和证的关系。既应当看到一种病常可表现出多种不同的证,又须注意不同的病在其发展过程的某些阶段,有时可以出现类同的证。因此,在临床治疗时还可以根据辨证结果,分别采取“同病异治”或“异病同治”的方法。在同一种疾病当中,由于在疾病发展的不同阶段病理变化不同,机体的反应性不同,即证不相同,根据辨证论治的原则,治法也就不相同,这种情况称为“同病异治”,如水肿病,根据其本质特点,可以辨出多种证来,就脏腑而言,其主要涉及肺、脾、肾三脏;就其性质而言,既可以是虚证,又可以是实证;就病因而言,有风热、风寒和水湿等等,故同样是水肿病,合理的治疗就必须根据这些特点,采用不同的治法。又如麻疹,由于病理发展的阶段不同,因而治疗方法也不一样。初期麻疹未透,宜发表透疹;中期多肺热明显,常须清肺;后期多为余热未尽,肺胃阴伤,故又常以养阴清热为主。这些都体现了“同病异治”。疾病是发展变化的,不同的疾病,在其发展过程中,有时可以表现出相同或近似的病理变化,出现相同或近似的机体反应性,即出现相同或相似的证。根据辨证论治的原则,就可采用相同的方法进行治疗青田典子,这就是“异病同治”,如慢性肠炎、肾炎、哮喘、冠心病是不同的病,但在它们的发展过程中,都可以发展到以肾阳虚为本质特点的阶段,就都可用温补肾阳的方法进行治疗。又如,久痢脱肛、子宫下垂、崩漏等是不同的病,但都可以是中气下陷的表现,这时,皆可以用升提中气的方法加以治疗,而且疗效也比较满意。这些都体现了“异病同治”。
总之,中医治病主要的不是着眼于“病”的异同,而是取决于“证”的性质。相同的证,代表着类同的主要矛盾,可以用基本相同的治疗方法;不同的证,提示其本质特点不同,就必须用不同的治法。故有“证问治亦同,证异治亦异”的说法。由于证实质上代表着病机特点,故“同病异治”、“异病同治”的关键在于病机之异同。这种针对疾病发展过程中不同的机理和不同的本质矛盾张思之,用不同的方法加以治疗的法则,就是辨证论治的精神实质和精髓所在。
目前,中西医结合的实践中,创造了辨证与辨病相结合的办法。这种办法,能够采中医和西医之所长,并尽可能去两者之所短。因而,采用辨证与辨病相结合治病,疗效多有所提高,疗程多有所缩短,这正反映出中西医结合的优越性。但是还必须明确指出,中医辨证与西医辨病,还是建立在两个不同理论体系之上。所以,目前辨证与辨病相结合的办法,只能说是中西医结合前进道路上的桥梁,它还远不是目的地。我们还必须给自己提出更高的任务;在目前中西医结合实践中,积累大量的经验材料,在此基础上进行更艰巨的理论工作,逐步搞清各种疾病发生发展过程中辨证与辨病的内在联系,逐步建立统一的理论体系,这样我们才能真正完成创建统一的新医药学的伟大任务。
中医的辨证论治学说对于病因与机体反应互相作用而致病的认识上,是主要着眼于机体反应性(内因)这个方面的。中医辨证方法中,主要有八纲辨证、脏腑辨证、六经辨证、卫气营血辨证和三焦辨证等方面。这些辨证方法,其基本精神都是从机体对于病因作用的反应性为着眼点的。不同的辨证方法只是从不同的方面、不同的角度去观察和认识疾病的本质和规律,用以指导临床实践。西医辨病,在很多的场合下也是从机体的反应状况出发的圆通快递单号查询跟踪,如内科病中水盐代谢失调、内分泌失调、心功能不全、肺气肿等,从病的名称上就可以看出,它们是从机体功能的病态出发命名的。只不过,西医和中医认识疾病的理论有所不同罢了。另外,西医在另一些场合,又常从病因出发进行辨病。如对于多数传染病,则多以什么细菌或病毒感染致病,病名上多冠以细菌或病毒的名称,如细菌性痢疾、阿米巴肝脓肿、金黄色葡萄球菌肺炎、病毒性肝炎等等。对于后者,西医在治疗上也就更多地从病因出发,采取抑菌、灭菌的办法。这方面和中医的辨证论治差别是比较大的。例如肺结核病,西医认为这是结核杆菌侵害肺部所致,故其治疗措施,主要是应用杀灭结核杆茵的抗痨药物。中医的辨证论治,因其着眼点主要在于机体的反应性而不在于致病的细菌,因而,一般不是应用统一处方去针对结核菌治疗的。当然,中医治疗肺结核病,也常加入百部、夏枯草等能抑制结核菌的药物,但其主要出发点仍然是调整机体阴阳的偏盛偏衰恢复机体的正常平衡,调动机体的抗病能力,达到战胜病邪(如结核菌),促使疾病转向痊愈。结核菌侵害人体肺部,这是对所有肺结核病患者都存在的共同病因,这是矛盾的普遍性。作为患有肺结核病的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体质,在不同的环境因素和季节气候条件下,因而有不同的机体反应性,这是矛盾的特殊性欧拉恒等式。我们在中西医结合中,既要认识疾病矛盾的普遍性,也要抓住病人有个体差异这种矛盾的特殊性,既要治“病”,也要治“人”。《千金要方》中说:“上医医国(有群体预防之义),中医医人,下医医柯家豪病;上医医未病玫瑰张婧懿,中医医欲病,下医医已病。”
《内经》中指出:“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正气内存,邪不可干”,“内外调和,邪不能害”。意思是说病原微生物之所以能在人身上引起疾学豆网病,首先是因为人体虚弱,机体抗病能力差,病邪才能进一步引起机体的阴阳失去相对平衡,而引起疾病。事实也证明,正常人的皮肤上、口腔里、肠道内,几乎处处都存在有许多可以致病的微生物。当机体健康的时候,这些致病微生物是不能致病的,马子跃只有当我们因种种原因(如过度疲劳、营养极差、自然环境恶劣等)使机体的抵抗力下降时,机体阴阳相对平衡受到了损伤,这时致病微生物才得以为害,引起疾病。发病过程也是正邪双方进行斗争的过程,一方面病邪可以引起机体阴阳进一步失调,造成病势的发展恶化;另一方面,机体对于病邪也决不是无能为力的,它在病邪侵害下也力图恢复自己的抵抗力,去战胜病邪。有许多病可以不药而愈,就是机体调动了自己抗病力,战胜病邓(也包括致病微生物)的结果。所以,连一生一世研究微生物的伟大学者巴斯德临死前也感慨万千,他说:“微生物没有什么,一切都是机体。”决定事物发展的根据,是内因而不是外因;决定健康与疾病的根本因素,是机体的正气而不是病邪(当然,也不能否认病邪在某些场合下对疾病起着重要作用乃至决定作用)。
中医学治疗法则的精髓,在于“谨察阴阳所在而调之,以平为期。”(《素问·至真要大论》)病理上的阴阳失调,不外太过或不及两方面,故治疗的目的就在于调整阴阳,使之重新建立起正常的动态平衡。因此,中医治病处处注意正反两个方面,如驱邪而不伤正、补阳而不伤阴,其他诸如扶正驱邪、补虚泻实、寒者热之、热者寒之、壮水之主、益火之源等治疗原则,无不包含着辩证法的思想,这就是中医学调节控制人体的论冶特点。所以,辨证论治研究的是特定的证候与特定的方药之间的对应关系及其变化规律,而这些都是经过千百年的临床实践检验,被反复证实了的客观规律。辨证论治的思想,既符合内因是根据,外因是条件,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的辩证法观点;同时,也逐步为当代医学如免疫学等方面的发展所论证,具有丰富的科学内容和良好的治疗效果。
中医学是从人体与外界环境密切联系的观点出发,从人体本身是对立统一的有机整体出发,来观察人体对周围环境的反应状态,并透过临床表现的征象来认识疾病的本质,从而抓住人体反应状态的主要矛盾,运用动态平衡的理论,通过各种具体治疗手段,使病者重新建立起新的平衡,从而达到使疾病痊愈的目的。
版权声明:文章、图片源于网络,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请随时与我们联系。
微信:234380858
注:本平台所有内容仅为中医公益性分享,内容仅供参考。
欢迎广大中医朋友进行原创投稿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