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2019
04

国宝特工中华儿女应该知道!必须知道!扬我中华之神威!浩然之正气嵩! 中国历史上能真真正正称得上【国士无双】四个字的历史人物!-晓木曰兮历史系

中华儿女应该知道!必须知道!扬我中华之神威!浩然之正气嵩! 中国历史上能真真正正称得上【国士无双】四个字的历史人物!-晓木曰兮历史系


国士无双四字释义:国士二字,见于《左传·成公十六年》晋楚鄢陵之战楚子登巢车以望晋军,子重使大宰伯州犁侍于王后。王曰:“骋而左右,何也?”曰:“召军吏也。”“皆聚于军中矣!”曰:“合谋也。”“张幕矣。”曰:“虔卜于先君也。”“彻幕矣!”曰:“将发命也聚惠卡盟。”“甚嚣,且尘上矣!”曰:“将塞井夷灶而为行也。”“皆乘矣,左右执兵而下矣!”曰:“听誓也。”“战乎?”曰:“未可知也。”“乘而左右皆下矣!”曰:“战祷也。”伯州犁以公卒告王。苗贲皇在晋侯之侧,亦以王卒告。皆曰:“国士在,且厚,不可当也冷凰天下。”苗贲皇言于晋侯曰:“楚之良,在其中军王族而已。请分良以击其左右,而三军萃于王卒,必大败之。”公筮之,史曰:“吉。其卦遇《复》卦,曰:‘南国戚,射其元王中厥目。’国戚王伤,不败何待?”公从之。
有国家中杰出的人物在,而且军阵厚实,不能抵挡。这里的国士涵义在于杰出的才能。

《战国策》卷十八·赵策一豫让刺赵襄子居顷之,襄子当出华恩吧,豫让伏所当过桥下。襄子至桥而马惊,襄子曰:“此必豫让也。”与人问之,果豫让。于是赵襄子面数豫让曰:“子不尝事范、中行氏乎?知伯灭范、中行氏,而子不为报仇,反委质事知伯。知伯已死,子独何为报仇之深也?”豫让曰:“臣事范、中行氏,范、中行氏以众人遇臣,臣故众人报之;知伯以国士遇臣,臣故国士报之。”襄子乃喟然叹泣曰:“嗟乎,豫子!豫子之为知伯,名既成矣,寡人舍子,亦以足矣。子自为计,寡人不舍子。”使兵环之。豫让曰:“臣闻明主不掩人之义,忠臣不爱死以成名。君前已宽舍臣红月卡莲,天下莫不称君之贤。今日之事,臣故伏诛,然愿请君之衣而击之,虽死不恨。非所望也,敢布腹心。”于是襄子义之,乃使使者持衣与豫让。豫让拔剑三跃,呼天击之,曰:“而可以报知伯矣。”遂伏剑而死。
有赏识知己者,厚礼于己,知遇之恩粉身碎骨以报,以国士遇臣,臣故国士报之。这里的国士涵义在于忠诚于有知遇之恩的主君。无双二字,独一无二也。同时代风云人物出类拔萃仅此一人。好了,有了这三个标准

A杰出的才能B忠诚C独一无二由晓木筛选评估,有不同意见者,评论区讨论。选中者若事迹众所周知,直接评价议论。若是大众视野盲点,完善论述事迹。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大浪淘沙,中华数千年人杰地灵,历史长河中令人惊艳的豪杰数不胜数。既然国士无双自韩信始,那就从韩信开始说吧。秦汉、汉初,国士称无双者1:韩信
关于 韩信的文章,晓木在之前写了十多篇,五十余万字!微信公众号【晓木曰兮】里面看吧!
两汉

诸吕之乱,高祖托孤元勋社稷旧臣,已而吕后问:「陛下百岁後,萧相国即死,令谁代之?」上曰:「曹参可。」问其次,上曰:「王陵可。然陵少戆,陈平可以助之。陈平智有馀乳贴怎么用,然难以独任。周勃重厚少文,然安刘氏者必勃也,可令为太尉。」吕后复问其次,上曰:「此後亦非而所知也。」
分析的很好,一如所料。曹参可守萧何之业,才能次于萧何。王陵刚直傻愣。陈平有才智,辅以周勃稳重掌兵。无忧矣。但皆非韩信如此开国之国器马俊仁现状。文景之朝,多以文以治道,文臣满堂,皆行政谋划之人,远见卓识者亦有之,未见其有大展所才的独领风骚,(就是缺了表现时机舞台)故声名不显。景帝七国之乱,晁错削藩大秀存在感,但无奈操作不当,治病未成,反而加剧病情,周亚夫有了舞台,给他还有决策层出来擦屁股。2:周亚夫。

一时人杰,七国之乱,地方实权派影响集权制稳定,挽狂澜于既倒。高祖分封制留的隐患,文帝隐忍,景帝处心积虑,被他简单粗暴的完成了大半。诸侯经此事两汉四百年见到朝廷屁都不敢放一个,武帝天天酎金削地减户夺爵,一个推恩令终汉之世诸侯们就剩下战战兢兢在家出门听国相叨避叨,自己回家沉迷酒色,不是自污就是放弃治疗自暴自弃没一点出息。睦少好学,博通书传,光武爱之,数被廷纳。显宗之在东宫,尤见幸待,入侍讽诵,出则执辔。中兴初,禁网尚阔,而睦性谦恭好士,千里交结,自名儒宿德,莫不造门,由是声价益广。永平中,法宪颇峻,睦乃谢绝宾客,放心音乐。然性好读书,常为爱玩。岁终,遣中大夫奉璧朝贺,召而谓之曰:「朝廷设廷问寡人,大夫将何辞以对?」使者曰:「大王忠孝慈仁,敬贤乐士。臣虽蝼蚁,敢不以实?」睦曰:「吁,子危我哉!此乃孤幼时进趣之行也。大夫其对以孤袭爵以来,志意衰惰,声色是娱,犬马是好。」使者受命而行。其能屈申若此。
刘秀大哥刘縯的孙子北海敬王刘睦,小时候很聪明,叔爷爷刘秀很喜欢他,常带着他在宫里玩,长大去了封国。堂叔汉明帝一上台,之前的禁网尚阔就没了,之前在封国名声好,身边围了一堆人,法宪颇峻,当时就把爱读书的习惯强制更改了,天天玩音乐。派使者去朝廷汇报工作,问使者怎么说,使者可劲夸一遍照直说,你老人家这么好,放心交给我吧。肯定上头高兴。刘睦当时就吓坏了生气说:你要害死我啊,你应该这么说,读书什么的那些都是我小时候不懂事喜欢的玩意走的歪路,现在长大了不思进取,天天花天酒地,政治觉悟极低。可见七国之乱于两汉分封制封国削弱之积威。周亚夫功莫大矣。顷之,景帝居禁中,召条侯,赐食。独置大胾,无切肉,又不置櫡。条侯心不平,顾谓尚席取櫡。景帝视而笑曰:「此不足君所乎?」条侯免冠谢。上起,条侯因趋出。景帝以目送之,曰:「此怏怏者非少主臣也!」
景帝老了身体不好,想安排身后事,叫这个国器过来试探试探,故意怠慢他,周亚夫一时脑袋犯浑,表示不开心。景帝笑呵呵倒个歉送走了,看着周亚夫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这么强势的二货还有才能,我儿子年纪小镇不住!然后周亚夫就犯事饿死狱中了。中国的历史君权与相权的此消彼长的内部根本矛盾;二是朝廷与地方实权派的拉锯外部大局矛盾。君权内部下,宦官、外戚、宗室(外放就成地方了)依附君上,天然加成,实打实的王党势力,但又与君主有权力冲突,一个不小心,就是大祸,很容易制度上不足,或君主自身势弱,在权力的游戏里倚重这三者过大,就摆脱自己掌控,反客为主。(唐朝中后期各方面全玩脱了)说了这么个理论,为的就是引出两汉的外戚传统,现在请观众们鼓掌热烈欢迎人生赢家卫霍等人!高祖吕氏,文帝窦氏,景帝王氏(田氏),宣帝许氏艾诗缇,元帝王氏,成帝赵氏。武帝老婆家是谁?卫青霍去病啊,还有霍光,小女儿也当上了宣帝皇后。武帝还有爱妃李氏一家(李广利你个废物)。

3:卫青汉武帝经祖孙三代积蓄,一朝爆发,誓要开疆扩土,西南,东南,岭南,通通大开发,打通西域,一为引进外资,二为以此为羽翼,达到最大目的,消除匈奴大患!自古胡汉恩仇,北方匈奴、鲜卑、柔然、突厥、回纥、契丹、女真、蒙古,换了一波又一波,都是军事力量可与中原帝国匹敌内部结构不足对中原有需求根本矛盾的敌国。白登之围玩脱了,陈平奇计救了新生的汉朝中央贩妖记。武帝意气勃发,登基后内朝外朝,操纵外戚更迭互殴,培植儒家新势力为己用,权柄尽在手中。先在早期集权时无暇他顾,和亲。后试探性挑起冲突要来个马邑大戏。搞一个斩首行动。成之固然可喜,败了也没白干,如此大的动作,朝堂上下都知没了后路,主和派向主战派靠拢,上下一心。既定武帝一朝国策,干翻匈奴!已经撕破脸了,和亲?把你打残了再怀柔吧。开始军事上各种试探性举措。这时要用人了,李广、程不识等人前朝宿将,地方守备,宫廷京畿护卫,经验丰富,可为军中行中坚具体操作,还要有一个总指挥。与匈奴的战争倾全国之力,军事、经济、人事协调,这个总指挥几乎操全国大权,非亲信至亲之人不得用。外戚,极好的选择,亲甚可靠,依托于自己,君主自己完了啥也不是。武帝操作田氏打压窦氏,削相权打压田氏,外戚出现真空,这时卫子夫贫贱之身得宠有子,卫家一穷二白,权势皆由己所授,利益之关联,可信度之高,简直最佳选择。卫青自此由武帝放置军中,参与大小事务,步步为营的高升。元光六年,拜为车骑将军,击匈奴,出上谷;公孙贺为轻年将军,出云中;太中大夫公孙敖为骑将军,出代郡;卫尉李广为骁骑将军,出雁门:军各万骑。青至笼城,斩首虏数百。骑将军敖亡七千骑,卫尉广为虏所得,得脱归,皆当斩,赎为庶人。贺亦无功。唯青赐爵关内侯。是后匈奴仍侵犯边。
万万没想到啊,天赐汉家,卫青军事才能极高,武帝用人得当。元朔元年春,卫夫人有男,立为皇后。其秋,青复将三万骑出雁门,李息出代郡。青斩首虏数千。明年,青复出云中,西至高阙,遂至于陇西,捕首虏数千,畜百余万,走白羊、楼烦王。遂取河南地为朔方郡。以三千八百户封青为长平侯。青校尉苏建为平陵侯,张次公为岸头侯。使建筑朔方城。上曰:“匈奴逆天理,乱人伦,暴长虐老,以盗窃为务,行诈诸蛮夷,造谋籍兵,数为边害。故兴师遗将,以征厥罪。《诗》不云乎?‘薄伐猃允,至于太原’;‘出车彭彭,城彼朔方’。今年骑将军青度西河至高阙,获首二千三百级,车辎畜产毕收为卤,已封为列侯,遂西定河南地,案榆溪旧塞,绝梓领,梁北河,讨薄泥,破符离,斩轻锐之卒,捕伏听者三千一十七级。执讯获丑,驱马牛羊百有余万,全甲兵而还,益封青三千八百户。”其后匈奴比岁入代郡、雁门、定襄、上郡、朔方,所杀略甚众。元朔五年春,令青将三万骑出高阙,卫尉苏建为游击将军,左内史李沮为强弩将军,太仆公孙贺为骑将军,代相李蔡为轻车将军,皆领属车骑将军,俱出朔方。大行李息、岸头侯张次公为将军,俱出右北平。匈奴右贤王当青等兵,以为汉兵不能至此,饮醉,汉兵夜至,围右贤王。右贤王惊,夜逃,独与其爱妾一人骑数百驰,溃围北去。汉轻骑校尉郭成等追数百里,弗得,得右贤裨王十余人,众男女万五千余人,畜数十百万,于是引兵而还。至塞,天子使使者持大将军印,即军中拜青为大将军,诸将皆以兵属,立号而归。上曰:“大将军青躬率戎士,师大捷,获匈奴王十有余人,益封青八千七百户。”而封青子伉为宜春侯,子不疑为阴安侯,子登为发干侯。青固谢曰:“臣幸得待罪行间,赖陛下神灵,军大捷,皆诸校力战之功也。陛下幸已益封臣青,臣青子在襁褓中,未有勤劳,上幸裂地封为三侯,非臣待罪行间所以劝士力战之意也。伉等三人何敢受封!”上曰:“我非忘诸校功也,今固且图之。”乃诏御史曰:“护军都尉公孙敖三从大将军击匈奴,常护军傅校获王,封敖为合骑侯。都尉韩说从大军出穴真浑,至匈奴右贤王庭,为戏下搏战获王,封说为龙额侯。骑将军贺从大将军获王,封贺为南帘侯。轻车将军李蔡再从大将军获王,封蔡为乐安侯。校尉李朔、赵不虞、公孙戎奴各三从大将军获王,封朔为陟轵侯,不虞为随成侯,戎奴为从平侯。将军李沮、李息及校尉豆如意、中郎将绾皆有功,赐爵关内侯。沮、息、如意食邑各三百户。”其秋,匈奴入代,杀都尉。最大将军青凡七出击匈奴,斩捕首虏五万余级。一与单于战,收河南地,置朔方郡。再益封,凡万六千三百户;封三子为侯,侯千三百户,并之二万二百户。其裨将及校尉侯者九人,为特将者十五人,李广、张骞、公孙贺、李蔡、曹襄、韩说、苏建皆自有传。
北伐匈奴大业,依次渐进,收河套,绝匈奴最富之地,养战马,解除长安外围威胁,驱右贤王势力,经营陇西,隔断其与西域联系,斩其羽翼,最后直捣漠北王廷匈奴大本营!精彩,精彩,精彩至极!如此顺利。卫青总参主操其事,居功至伟。卫家一门五侯,有卫子夫霸天下,生子不如生女语。卫青君上腹心,亲姐皇后,外甥太子,大司马权柄,功高盖世。门生故吏遍布朝中军中。未有反心,忠贞不二。国士无双里,杰出才能,忠诚,完美契合。后武帝扶持同样天赐汉家同样卫家同根霍氏少年霍去病,隐有制衡之意。无奈霍去病与卫青亲甚,早逝。只能另作打算。卫青终生忠君体国,走了。武帝晚年与太子冲突,清洗卫家后,念旧还在扶持霍家的霍光。卫青于北伐匈奴功业,当得起国士无双,民族英雄评语地位。最后观众们应该也知道,卫青逆袭了当年为其做仆人的平阳公主,搞定了御姐,人生赢家。昭帝幼冲早逝,考虑了要不要提霍光,权臣的顶峰。忠心是忠心了,虽然后来到了那个位置膨胀了,杰出才能吗?未见其大功业,托孤,废立,弄权(武帝托孤辅政四人,与上官桀结党,反目后借谋反事杀上官桀集团,株连实干者桑弘羊,次辅制衡者金日磾早死。大权在握。)不提也罢(其实是答主懒,霍光发迹、掌权、斗政敌、废立、晚年尾大不掉,宣帝芒刺在背,其家害许后等。可大八特八。)宣帝一朝,经武帝末,昭帝改国策,平稳治道,太平盛世。名臣魏相,黄霸,张敞,萧望之等,其事不显,跳过吧。元帝,成帝,哀帝,平帝朝。元帝纯任儒教,都是些文人了,无法家治国之实。西汉末搞出了谶纬这个舆论大杀器,每天研究儒家经义,就是会说,啥活也不会干,大半都是些废物。王莽因为外戚传统,又赶上了改革春风吹满地的儒家新政策好时候,自身符合儒家价值观,似古之圣君,篡党夺权了。接下来吴正丹,光武帝中兴,云台二十八将。4:班超

为问杜鹃,抵死催归,汝胡不归。似辽东白鹤,尚寻华表,海中玄鸟,犹记乌衣。吴蜀非遥,羽毛自好,合趁东风飞向西。何为者,却身羁荒树,血洒芳枝。 兴亡常事休悲。算人世荣华都几时。看锦江好在,卧龙已矣,玉山无恙,跃马何之。不解自宽,徒然相劝,我辈行藏君岂知。闽山路,待封侯事了,归去非迟。陈人杰 沁园春 问杜鹃我辈行藏君岂知?男儿之大愿,燕然勒功,万里封侯!两汉间王莽新朝对外匈奴政策失败,匈奴脱离藩属再成敌国。西域因此被隔断。光武帝再造乾坤、收拾旧山河,内圣外王,南匈奴依旧依附,北匈奴外患难除,染指西域。汉明帝承其父基业高尼兹,雄心勃勃欲大举恢复汉武之威势于天下。打击北匈奴,收回西域控制权,重建西域都护。一己之力的雄心壮志、才智机敏、武勇果敢,能在史书里写下一个怎样的故事?永平十六年73年,主持对外匈奴西域事务的奉车都尉窦固令下属班超出使西域。一个属于热血男儿的千秋列国、举世无双的传奇开始了。第一站:鄯善。(楼兰)此时西域南疆北疆两道,北疆皆与北匈奴盟矣。南疆诸国以鄯善、于阗为首中立,此行起始以外交手段拉拢。本来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外交任务,千百年来无数的外交使者重复着这一个个类似的任务,然后泯没在史书里。这一次呢?鄯善王见使团来到,礼遇有加。但没过了几天,待遇越来越差。班超心中警惕疑惑,诈骗侍者套出了不出自己所料的情报:匈奴使者也来了好几天吧,现在怎么样了?一时间使团三十六人人心惶惶,三十余人只身在万里之外的异域,此行凶险、怕是再难回乡。班超生在书香门第的治史之家,父亲班彪、哥哥班固(汉书作者)、妹妹曹大家班昭(修整汉书),他在说出了:「大丈夫无它志略,犹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研间乎?」(投笔从戎)的话后,又留下了一句豪气干云的名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是夜,班超率领三十六人的使团团队,突袭数倍人数于己的匈奴使团驻地。天有大风,迎风而上占领高处放火,设置弓弩于门口,众人藏于暗处敲鼓准备。火起鼓响,匈奴二百余人四下大乱,出门灭火迎击来犯之敌,弓弩大发,连毙三十余人,余下百余人或死于大火,或被捕杀。匈奴使团被这种特种性质的突袭一举而下,全军覆没!晓木阅史及此,已是震惊非常,初始以礼遇不同敏锐察觉竞争者来到时局变化,形势危急镇静果决谋划起事,以劣与对方数倍的人数完美消灭敌人,再一举多得,斩断鄯善王后路,鄯善王于匈奴无从辩解,被班超拖下了水!漂亮,漂亮!奇士,奇士也!班超上奏此次经过,朝廷嘉奖令他主事继续出使。欲为他增兵,他拒绝了说:「愿将本所从三十余人足矣。如有不虞,多益为累。」就这么三十余人,来一个万世功业!第二站:于阗。汉朝与匈奴竞争西域诸国主导权,汉庭只派了这一个使团,匈奴势在必得,同时给每一个西域国家派遣了使团。于阗此时由匈奴使节扎根已久,班超乍一来到,就要谋害。当时西域文明程度低,举国迷信巫医,匈奴勾结巫医,巫医诱使于阗王对汉使敌视,谎骗说汉使坐骑马匹可以祭神亲自去班超处挑起争端。班超当机立断一刀杀了巫医,恐吓于阗王,于阗王见神的使者巫医没有汉使好使,立马倒戈。杀尽匈奴使者。于阗亦下。鄯善、于阗为南疆之首,南疆尽伏。第三站,南北疆交接点,疏勒。疏勒此时被匈奴盟友北疆强国龟兹占领附属。班超派了当年在鄯善被吓得慌慌张张的下属田虑去收复疏勒,田虑这时士别三日、非吴下阿蒙,用计扶持疏勒旧将,助疏勒复国,疏勒倒向汉庭。当年的小兄弟,也因为跟着超级领袖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大才了。此时窦固出兵征服北疆强国车师,切断匈奴与北疆盟国龟兹、焉耆联系,西域大震,汉庭重设西域都护府,恢复西域控制权。事已毕召班超回朝。未及,汉明帝驾崩、汉章帝继位,龟兹、焉耆等北疆强国趁汉庭国丧叛乱攻陷西域都护府。班超此时在疏勒,汉庭此时力所难及,令放弃西域,疏勒、于阗震恐,怕复为龟兹、匈奴所灭,以死哀求班超,言视汉使如父母,生死倚仗,班超豪气又起,违命留下力救西域局势。肃宗初即位,以陈睦新没,恐超单危不能自立,下诏征超。超发还,疏勒举国忧恐。其都尉黎弇曰:「汉使弃我,我必复为龟兹所灭耳。诚不忍见汉使去。」因以刀自刎。超还至于窴,王侯以下皆号泣曰:「依汉使如父母,诚不可去。」互抱超马脚,不得行。
收集疏勒残兵,反扑强国龟兹,一己之力大败之,上奏汉章帝,欲以一己初起三十六人使团,用西域之兵,攻西域之敌,以胡制胡,就地取材,不费汉庭一兵一卒,收复西域。十余年,班超用疏勒、于阗、鄯善之兵,拉拢打压,俾倪捭阖,大破龟兹、莎车、康居等国,威震西域。永元二年90年,西亚欧陆四强之一的贵霜帝国欲迎娶东汉公主,被拒绝后大举来袭,竟被班超以西域之兵大破,而后历年进贡。贵霜都败了,龟兹、焉耆还能如何?西域完全被控制在汉朝手掌之下。二十载岁月,班超名震天下,封定远侯。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三十六人,平西域三十六国,封侯于万里之外,如此大好男儿!汉和帝永元十二年,70岁远居西域31年的班超申请回国,31年为国开疆扩土尽忠的坚持,年少意气风发的投笔从戎,在两年后“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终于回到洛阳时,划上了句号。永元十四年102年,班超逝世,举国哀悼。

东汉西域都护府地图
魏晋南北朝
三国事众所周知,见仁见智,晓木不论了。
大家于三国事迹人物各自讨论吧。

5、6:刘琨、祖逖


未能广为人知,叙述背景事迹
晋元康五年295年 京畿洛阳
晋惠帝的贾后集团打败了杨氏外戚集团,控制朝政,贾后的外甥秘书监贾谧总揽大权,一时朝野上下皆行阿谀奉承之事,贾府门庭若市。
以大帅哥潘岳(貌比潘安,就是他,字安仁)为首,大富豪贪官石崇(搜刮无数民脂民膏),名士陆机、陆云(陆逊孙子)等二十四人,结成利益团伙。经常聚集在石崇在洛阳附近的金谷别墅,声色犬马,每日高朋满座,喝酒赋诗。引领时尚。
那是西晋一朝整个上流社会的现状,玄学,虚无缥缈的玩意,五石散,嗑药的幻境颓迷。整个国家的士大夫官僚阶层就在这样空虚奢华、纸醉金迷,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日子里运行着国家机制。
他们想过明天吗?还是在逃避着什么?
纵观整个华夏历史长河,也没有过这样的时刻,连暖风吹得游人醉,只把杭州当汴州的宋代,士大夫们也还在忙着党政,算计,为了一己之私苟且偷安。
这个时代的官僚阶层好像空前绝后的迷失了。
不,是迷茫。
迷失只是走错了路,迷茫是不知道该怎么走。
那个上流社会的风向标金谷二十四友的人群里有一个年轻人,今年二十六岁,文采很好,个人魅力十足,身边总能聚集一些对他倾心愿意肝脑涂地的壮士。他叫刘琨,字越石。是汉朝宗室后代,今年在洛阳任司隶主簿,首都的文职工作,他认识了一个同事,名叫祖逖,字士稚,比他大五岁,两人一见如故。
那时候年轻的刘琨每天混在显贵中间,希望走上仕途,有所作为。他也是贵族,所以和他们喜欢玩的东西一样,无非声色犬马。认识了祖逖后他们每天开始谈论这个国家的前途,自己的理想抱负,对人生的看法。他们很年轻,很聪明,一腔热血,察觉到这个国家不对劲,两人说出了在这个歌舞升平、太平盛世里不和谐的声音:
若四海鼎沸,豪杰并起,吾与足下当相避于中原耳。
四海鼎沸,那就是天下大乱啊。
王公贵族钟鸣鼎食,朱门酒肉臭,有谁会愿意动乱起来不能安稳享受?
一个贵族公子哥,行为轻佻一心往上爬,另一个恨没有用武之地,希望动乱一展所长。
一般情况下他们一个会在官僚的政治漩涡里浮浮沉沉,最后难得善终,一个会成为国家威胁,就地扑灭。
但这是西晋啊
中夜闻荒鸡鸣,(祖逖)蹴琨觉曰:“此非恶声也。”因起舞。
永康元年300年
晋八王之乱
诸多宗室外放拥有地方实权后干掉外戚,争夺朝廷的主导权,山头党派林立,各自于封国起兵角逐。
战乱开始了,刘祖二人依附各自党派开始了起伏不定的军旅生涯。
304年,这一年西晋换了三个年号
永安、建武、永兴
年号都是美好的词,表达君主对自己、国家的希望。可一年内这么频繁的更换却是因为这一年换了数次当权的藩王。
除此之外,还有两件事:
氐族人李雄在巴蜀造反割据建国,成汉。这是五胡乱华胡人第一个建立的国家。
内附臣服后内迁的匈奴部族酋长刘渊在并州(山西)称王独立建国。
五胡乱华、南北朝。
一场长达三百余年(公元304年至公元589年)的大分裂开始。
光熙元年306年
晋惠帝死,晋怀帝立
东海王司马越成为了八王之乱中最后的赢家。掌握了西晋朝廷大权。
但是巴蜀割据,北方胡人动乱失地。
永嘉元年307年
司马越派刘琨为并州刺史,加振威将军,领匈奴中郎将独自一人去经营已经沦陷剩下孤城的并州晋阳。
时东嬴公腾自晋阳镇鄴,并土饥荒,百姓随腾南下,余户不满二万,寇贼继横,道路断塞。琨募得千余人,转斗至晋阳。府寺焚毁,僵尸蔽地,其有存者,饥羸无复人色,荆棘成林,豺狼满道。琨翦除荆棘,收葬枯骸,造府朝,建市狱。寇盗互来掩袭,恆以城门为战场,百姓负楯以耕,属鞬而耨。琨抚循劳徠,甚得物情。刘元海时在离石,相去三百许里。琨密遣离间其部杂虏,降者万余落。元海甚惧,遂城蒲子而居之。在官未期,流人稍复,鸡犬之音复相接矣。
属上党太守袭醇降于聪,雁门乌丸复反,琨亲率精兵出御之。聪遣子粲及令狐泥乘虚袭晋阳,太原太守高乔以郡降聪,琨父母并遇害。琨引猗卢并力攻粲,大败之,死者十五六。琨乘胜追之,更不能克。猗卢以为聪未可灭,遗琨牛羊车马而去,留其将箕澹、段繁等戍晋阳。琨志在复仇,而屈于力弱,泣血尸立,抚慰伤痍,移居阳邑城,以招集亡散。
彼时河北山西沦丧,大饥荒,流民四地,盗贼横行。仿佛人间地狱。
刘琨招募了千余人,一路战斗到晋阳孤城,修复城池道路,屯粮安抚百姓,大部分流民回来聚居。
而后募集军事力量与匈奴展开了收复坚守的拉锯战。
在晋阳,常为胡骑所围数重,城中窘迫无计,琨乃乘月登楼清啸,贼闻之,皆凄然长叹。中夜奏胡笳,贼又流涕歔欷,有怀土之切。向晓复吹之凸守早苗,贼并弃围而走。
月下孤城被围,刘琨在城楼以胡笳之音诱胡人思乡。胡笳声声里,胡骑尽去。
太兴元年318年
可惜,最后刘琨还是无力回天,在西晋灭亡后,东晋抛弃中原,独自于沦陷区孤军奋战,最后一次大的军事行动失败后,刘琨投奔自己以胡制胡政策的鲜卑盟友,被背叛而死。
永嘉五年311年
洛阳沦陷,祖逖带领地方乡党数百家去淮泗避难。抵达后被江南的司马睿任命为徐州刺史。
祖逖立志收复北方,开始为此招兵买马经营筹备。
建兴元年313年
祖逖强求司马睿,开始北伐。
帝乃以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给千人禀,布三千匹,不给铠仗,使自招募。仍将本流徙部曲百余家渡江,中流击楫而誓曰:“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辞色壮烈,众皆慨叹。屯于江阴,起冶铸兵器,得二千余人而后进。
祖逖以千人之师,苦心孤诣龙血竭胶囊,收复河南大部,经营据守近十年。建立了东晋立国国防屏障。
大兴四年321年
先是,华谭、庾阐问术人戴洋,洋曰:“祖豫州九月当死。”初有妖星见于豫州之分男体盛,历阳陈训又谓人曰:“今年西北大将当死。”逖亦见星,曰:“为我矣!方平河北,而天欲杀我,此乃不祐国也。”俄卒于雍丘,时年五十六。豫州士女若丧考妣,谯梁百姓为之立祠。
方要大举光复,天却不佑君。奈何!
刘祖二人相交莫逆,天下大乱,刘琨孤军守于北方沦陷之地苦力支持,祖逖于南方贪生怕死之徒中挺身而出屏障江南。
虽功业皆不成,气节可贯日月矣。以晋朝之萎靡荒诞,国家何幸,有你等二人?
并称国士,皆难再得之无双矣。
功业未及建,夕阳忽西流。
时哉不我与,去乎若云浮。
何意百炼刚,化为绕指柔。
刘琨 《 重赠卢谌》
7:王猛

其事多为人熟知,依周亚夫,卫青例议论
时人多比景略于孔明。不妨以此为始而论。
孔明少时为琅琊大族,入荆襄后更连结当地世家豪强。不识者以为一村夫,玄德半生颠沛,无一可用辅弼,荆襄士人利益互关,累于其言,孔明欲以经世之才货于帝王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始能展其才略。自此相得。
景略于晋北伐之时,相见王师,灞上扪虱而谈,桓温惊未曾遇此人物,欲以为己用,景略布衣寒士,经世之才,自度江左官宦世族难以容己。既已观东南人物,拂衣而去。
天下三分,关东慕容燕,承中原旧地,慕容家人才辈出,亦不见能见用。国宝特工江南晋庭,上文已言,桓温之位不可得。关中苻秦,地少民稀,氐族不似鲜卑之众,根基更是浅油价哥薄,亟缺治国良才。惜苻健老矣,无觅才之心。不如以待良主。
而后苻生暴虐,百官朝不保夕,上层已有乱意。谁可主篡君得国之事?
苻生暴虐而已,人非愚蠢,言欲除阿法兄弟,即知若有祸事,必此二人。
苻法、苻坚兄弟,二人择一,苻法权重,苻坚势微,符法却甘为其用。
苻坚欲得谋臣行功业大事,景略与其二人知遇,似极蜀汉故事!
苻坚借势苻法上位,扶植亲信掌控中枢,即除苻法。稳定时局巩固君位分赃于元勋贵戚,以王猛为中书侍郎,委以法令变革,借此集权。
平定继位初期叛乱后,由王猛一手主持改革集权之事。一年五升,刺激元勋贵戚,一一除之,氐族松散权力结构收回苻坚一人之手。苻坚以非亲非故,莫大信任,国士之遇大权尽予王猛,王猛此时国士报之,将氐族政权机制全套更化。法制已备。关中正常运行,完爆天下,人丁财赋兵粮积蓄,富国强兵!
既已富国强兵,效秦皇故事,一扫六合!
王猛此时开始平天下规划,一一施行:
北方代国漠南鲜卑,收;
陇西异族小患,平;
外围均已无忧,谋吞燕大计。
燕国慕容恪、慕容垂兄弟国器之才,不能妄动,恪死垂不见用,天赐良机,更兼慕容垂来投,慕容评主事燕国内政已乱。
第一次伐燕取洛阳为策源地,积蓄倾国之力欲毕其功于一役。
第二次王猛再次统帅伐燕,南路从洛阳北上切入河北山西连接的壶关,北路直取晋阳,顺利于晋阳会合后,此时关东燕国之地,三大区域:河北冀州京畿邺城,屏障河南洛阳、山西并州晋阳,俱失,大势已去。
最后与燕军主力一战,燕军溃败,进围邺城,不久苻坚亲帅援军会师,邺城不战而降。
昔日独步中原的燕国,不过才二十年,就由燕强秦弱的局面被完美的战略计划和自身腐败,灭亡了。
王猛功高盖世,镇守燕国故地关东稳定形势。
局势稳定回朝主政,消灭凉州汉人前凉政权后患,再取巴蜀做灭晋准备,巴蜀轻易而得,经营时日,即可顺流而下,摧枯拉朽。
如此,万世功业毕矣。
可惜,筹备关键时刻,王猛走了。
之前王猛镇着,快速扩张未曾消化的内部矛盾还可以缓和,本就是想等统一后慢慢消化。但王猛的早死,让苻坚自己主事,操之过急,王猛临终嘱托,先平内事豪门重生手记,即知大患将起。苻坚不能学帝王诛异己之狠决(之前大哥苻法还是他娘下的手),枉自宽仁,前秦收集异族之多,难以整合,内部矛盾伺机爆发,前秦国势一遇挫折,如淝水之败,弹簧松懈,强力反弹,国亡在顷刻。
自此前秦必然失去了统一的机会。一如苻坚所言:
天不欲使吾平一六合邪?何夺吾景略之速也!
总结王猛从政起一生所为,步步皆是大手笔,大才略,助主君上位集权,更化体制,改革国家结构,富国强兵,军事谋划步步到位,犹如神算。
何等才略!!!
何等国器!!!
何等国士!!!
晓木私人以为,犹胜葛公矣。
惜天不假年,人算不如天算,想统一后慢慢消化内部矛盾的大业临门一脚,毁于一旦。
国士无双。
应朋友要求,我也自觉一一细数难以等到众望所归的当选者。
跳脱一下。
南北朝
隋唐五代
其后再补
先为大家论述
岳飞,于谦双少保

8:岳飞

我元旦与友人结伴游历苏杭,自杭州西湖雷峰塔经苏堤至岳庙拜谒。
千年而下,香火不绝。
路遇孩童与父母言:到了吗?待会就能看见岳爷爷了是不是?
前年在南京,游明太祖孝陵,于城楼上看紫金山下郁郁葱葱,神道两旁巍峨肃穆,身后陵坟帝王功业俱为尘土。游人见小山包一样高耸的坟墓,大呼:走得这么累,就为看这个?埋怨不迭。
当时我入岳庙,见墓碑之前,平平凡凡,游人无所言语,俯首而拜,恭敬而去。心中感慨良久。
国之所以为国,家之所以为家,血缘利益所系。然遇亡族灭种之祸,众生蝇营狗苟,皆顾自己身家性命为要,抛妻弃子者有之,甘为异族鹰犬者有之。
多难兴邦之言何以得成?
盖有民族精血脊梁,浩气冲于霄汉,一己之力,感于万民,丹心赤胆,无论成败,唤醒激励民族自豪意气,民族紧密团结聚之不散。
我华夏数千年,大祸临头兴亡生死关头,此类志士不绝,而后方始几经艰难,屹立世界民族之林傲然雄视!
岳飞者,此类人之无双者也。
靖康之难,宋廷自取其祸,第一波金兵撤围未已,即行遣散各地勤王之师。而后徽宗逃难而回,有一时安稳便享一时奢靡,朝中有智之士李刚等人,本可委之以振朝纲,冷落不用,反欲出卖河北重镇讨好金国,主和派甚嚣尘上,宋朝开国至此近两百年,右文抑武、大行科举养士,养士百余年,至此都养出了些什么玩意!!
金军经前次之袭,宋朝根本虚实、道路交通全部熟知,野心膨胀,积蓄全力大举来犯。
二次之围,宋君父子臣下,城中内无强兵,外撤援军,自己跑到金军营中投降。
宋廷除赵构外几乎宗室亲王、后妃、子弟被一网打尽。而后被虏北迁,咎由自取而已,却身为至尊,玩物丧志,陷万民于水火,生灵涂炭,以君上代表而予民族千年巨耻,宋徽宗父子与士大夫阶层罪该万死!!!
赵构时势所至,得以留存保宋朝汉人元气。北方动乱沦陷,兵戈之事起,一时豪杰并起救国。
刘光世淮南,韩世忠江北,岳飞荆襄,吴阶、吴璘兄弟川陕,自东而西,一条壮士保家卫国的血肉长城国防线。
南宋得以苟延残喘。
岳飞于靖康后随宗泽复京都开封守之,以此为基地力求恢复河北,后不得已宗泽病死,继任主事之人杜充弃开封。岳飞随杜充回江南新宋廷效命。
未几,金军全力再来要灭此朝食,河南失、淮北失、淮南失、江北失、江南建康(南京)失,临时安稳之地杭州亦失。
国危若累卵。
赵构乘船出海而逃。金军搜索不得,回军,诸将收拾山河。岳飞伙同韩世忠等,层层收复,于金军回国路线设防,一路赶了回去。
宋廷军政统帅张俊令岳飞自江南至江西平叛,而后岳飞收复长江中游荆襄六郡卫护江南以为屏障。
自行成军后,岳飞以荆襄为基地,除洞庭内乱,经营良久,欲共诸路友军并起协调收复中原。
北伐,诸路友军战果不大,除吴家军血战立南宋立国柱石川陕防线外,岳家军独领风骚,自荆襄一路大捷光复,将士抱必死之心力战金寇汉奸,致使金国灭伪齐。
兵少回防,刘光世淮西军腐败,赵构初欲兴复,以此资岳飞之势清补凉配方,可惜张俊妒忌昔日下属做大,操作不当致使淮西军叛变。南宋国防军事实力大损。
而后二次北伐,背嵬军显威,郾城大捷,开封近在咫尺,虽力不能直捣黄龙,河南河北失地光复可期。
大好时机,金牌罢师。
宋廷苟且偷安,军事力量已就,知金国已有胆怯并列不相犯之意。
主和派主事行削兵裁军之事。
欲与金国和,必打压主战派以示臣服。
韩世忠尚可留,吴氏兄弟根深叶茂国之柱石不可动的底线。
岳飞年纪尚不足四十,明升暗降,诸将皆入朝为宋廷枢密府夺兵权。
尚不足四十啊,主战派领袖。
即使主和之事成,声望之隆,在外掌兵之久,实力之强,赵构老时,安稳日子没享够,怕是主战北伐之事再起吧。
是以赵构不留岳飞。
(那日游历,在墓碑神道前见四奸贼跪像杀杀草纸,我笑与友人言:跪在这的应是赵佶、赵构父子。秦桧等人背了千年黑锅,也算忠君体国了。)
千古国士,汉民族再难世出的天赐礼物。被汉民族的领导层自己杀害了。
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岳飞词小重山,那是一个至高至洁的绝世美玉在浊世的孤独。
灵旗风卷阵云凉
万里长城一夜霜
天意小朝廷已定
岂容公作郭汾阳


9:于谦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北宋理学张载
儒家为历代士大夫主流,法家之士纯以治国,未有儒者之治史舆论话语权。
变法强国之大才略者多以改革破坏士大夫利益集团利益,身死政成,或士大夫反扑身死政灭。商鞅,吴起,王安石,张居正诸人下场,或身死,或倒台,或被污,或清算。
儒家之士,实只饱食终日,碌碌无为,坐而论道者。
汉宣帝见太子汉元帝柔仁好儒,欲易储以定国本,后因结发许后故剑情深,不忍而罢。曾训诫元帝: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奈何纯任德教,用周政乎!
所以自古治国,外儒内法,以礼仪之道謊骗黔首,令其忠孝仁义,统一思想,禁锢人性,盲从于上层建筑。再主以法令权术,制御万民。
后元帝纯任儒教,果然酿下大祸。
纵观两千年士大夫儒士阶层,党争,非为政见,多因私利,再抑武独尊,祸国殃民尽是此辈。
偏偏儒士有一套理论: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一步一步的。
大有慈悲救世迷惑之意。
可历史长河里多如流沙的他们只会作威作福,士农工商,社会阶级等级分明。老子天下第一,你们都是狗屁。文人清高根源在此。
他们只会嘴上说着这一套,做着又那一套。
那句口号: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所谓襟怀,宏愿,自己是不信的。有了权柄,天下酒色财势尽有,还不是要安慰普通老百姓,我们享受这些是因为我们一直在为你们无私付出,殚精竭虑,劳累奔走。
最高的欲望志愿:有形的皆有了,这是利,和利总在一块无形的是什么?名!
权势在,利已得,复要天下景仰,万民崇拜,君上待之如弟子礼,名望于青史千古流传。
说白了,还不是要做帝王师!!!
帝王师不够,更要万世师表!!!
如此贪婪。
可是,浩如烟海的史书里,偶尔会有一两个人,让我们看到,他是信那些宏愿口号的,那是他的信仰。
那些为了达成如此崇高的宏愿理想而做的所作所为,让他在儒士这个大污泥池里如沙粒中的蚌珠,璀璨耀眼。
于谦,文以载道。
士大夫阶层里那个为了四为真言粉骨碎身浑不怕的真儒士。
明英宗天顺元年1457年
北直隶京师顺天府菜市口,一个被判斩决弃市的六十岁老人。
围在法场周围的民众围了里一层外一层,他们没有在凑热闹大声喧哗,愁云惨淡,天际尽是一片哭声,反复回荡着于大人、于少保的悲戚呼唤。
那个将死的老人,不知是否回想起几十年前的一件事:永乐十九年(1421年)经过乡试、会试,最后在殿试中了进士的一个青年,走进了官僚体制内。他很年轻,才学很高,别人考了一辈子皓首穷经都难以考到的体制资格他在这年二十三岁就做到了。他走进朝思暮想梦寐以求的仕途,想要达成他不被同辈士子当回事暗笑的崇高理想。
宦海沉浮,国祚多艰,黎民运途,一路走来还是到了这一步。
廷益先生,您后悔过吗?
在从地方官吏调回京师朝廷中枢那一年:
清风两袖朝天去,免得闾阎话短长。
您从未想过后悔!
大明血四百年华夏大耻,一扫腥膻,光复中华,蒙古北返,终为祸患。
燕云形胜天下屏障,自石敬瑭卖与胡人,四百年不为我有。
朱棣自燕王起家,喜燕地风土,篡位后虑金陵难服,诛异己十族立威,迁都于燕蓟欲朝廷自为天下先驱,灭蒙古之患,守华夏安康。
仁宣父子励精图治,纳谏如流邦国乐。
朱高煦从父定策,自度功大,欺仁宗仁慈、宣宗年幼,效其父故事,志大才疏,不能自制,天下笑柄。
于谦此时初登朝堂,御史监察,一身正气,于宣宗侧大骂朱高煦罪状,得宣宗赏识,以其年轻,思以锻造他日大用,委以柱石之望,外放历练。先出按江西,一洗刑法吏治。明廷加控地方实权,以六部增设副职安插地方主权,于谦前事出彩,破格超迁,巡抚河南、山西。
到任后亲自走访两省大小地方下级民事,殚精竭虑,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是时宣宗早逝,三杨辅政,识于谦柱石之才,凡其所奏,一一施行。
后三杨死,王振儒士出身以英宗宦官亲信上台总揽大权。
地方资历已足,方要入京师中枢后备,王振误以他事生隙,打压不成,放回地方。
起起落落,再勤恳为民。政绩斐然,复起用入京。
这是英宗正统十三年1148年,自宣宗宣德五年1130年以兵部右侍郎下控地方巡抚,到此18年再入朝堂为兵部左侍郎。十八载岁月,彼时风发青年老矣,久不得志,不得入京畿却不以为恨,一心为民,在其位行其事,百姓承其德安居乐业,宦海污秽,独行艰难,不改初心旅馆大堂对面,有大德哉!
世人皆说英雄造时势,时势为英雄。走向顶峰吧,于谦,你毕生丹心所求,至此可得成安天下之宏愿矣。
于谦入朝的第二年,正统十四年1449年,惊天巨变:王振儒士之私心,为帝王师不够,欲建功业名望于青史,唆使明英宗出居庸关于关外亲征自己主事打击蒙古瓦刺部,丧师大败,王振身死,至尊被虏。朝中至高层君上空位,决策层百官惶惶,瓦刺欲借机趁势奔袭,包围京师。国家有亡国蹈靖康之危。
宗室亲王英宗亲弟景帝监国,百官争议迁都,于谦前以力谏英宗亲征,罗秀春英宗不从,此时见国危至此,百官群僚上级下属恐惧胆怯欲效赵构故事,洪钟大吕喝醒众人:
言南迁者,可斩也。京师天下根本,一动则大事去矣,独不见宋南渡事乎!
景帝百官醒悟,皆以于谦为主心骨,升兵部尚书,诸事由其主措。于谦只身肩天下兴亡,愿粉身碎骨成此大任。
除王振余党振朝纲,集地方勤王之师安人心定守备。策立景帝重安国本。
瓦刺围城:
十月敕谦提督各营军马。而也先挟上皇破紫荆关直入,窥京师。石亨议敛兵坚壁老之。谦不可,曰:“奈何示弱,使敌益轻我。”亟分遣诸将,率师二十二万,列阵九门外:都督陶瑾安定门,广宁伯刘安东直门,武进伯硃瑛朝阳门,都督刘聚西直门,镇远侯顾兴祖阜成门,都指挥李端正阳门,都督刘得新崇文门,都指挥汤节宣武门,而谦自与石亨率副总兵范广、武兴陈德胜门外,当也先。以部事付侍郎吴宁,悉闭诸城门,身自督战。下令,临阵将不顾军先退者,斩其将。军不顾将先退者,后队斩前队。于是将士知必死,皆用命。副总兵高礼、毛福寿却敌彰义门北,擒其长一人。帝喜,令谦选精兵屯教场以便调用,复命太监兴安、李永昌同谦理,军务。
初,也先深入,视京城可旦夕下。及见官军严阵待,意稍沮。叛阉喜宁嗾使邀大臣迎驾,索金帛以万万计,复邀谦及王直、胡濙等出议。帝不许,也先气益沮。庚申,寇窥德胜门。谦令亨设伏空舍,遣数骑诱敌。敌以万骑来薄,副总兵范广发火器,伏起齐击之。也先弟孛罗、平章卯那孩中砲死。寇转至西直门,都督孙堂御之,亨亦分兵至,寇引退。副总兵武兴击寇彰义门,与都督王敬挫其前锋。寇且却,而内官数百骑欲争功,跃马竞前。阵乱欠债还情,兴被流矢死,寇逐至土城。居民升屋,号呼投砖石击寇,哗声动天。王竑及福寿援至,寇乃却。相持五日,也先邀请既不应,战又不利,知终弗可得志,又闻勤王师且至,恐断其归路,遂拥上皇由良乡西去。谦调诸将追击,至关而还。论功,加谦少保,总督军务。谦曰:“四郊多垒,卿大夫之耻也,敢邀功赏哉!”固辞,不允。乃益兵守真、保、涿、易诸府府州,请以大臣镇山西,防寇南侵。
于少保,天下之得以安,皆你一己之力也!
而后于谦独揽朝堂大
全,收拾颓势。明廷因此一振,走回正轨。
与瓦刺外交干涉,于谦助英宗被释。景帝幽禁英宗于深宫,本以英宗子宪宗为储,景帝移皇阼立己子。
景帝太子早逝,病危于宫中。
于谦刚直不阿,恶党争之事,京师之战,将领石亨恃功生骄,欲掌权恨于谦不助己,伙同宦官曹吉祥、朝中野心之士徐有贞,阴谋要得定策复辟之功。
本景帝已无嗣,景帝若死皇阼自回英宗之手,三人蒙骗英宗不顾险恶成功夺门南宫复辟。
而后陷害于谦欲夺大权,于谦终究被奸谋所害。
宦海险恶,浊世独清,早知今日矣。
现世惨祸境遇,后代青史议论,世人誉毁人言,皆于我何干。万民安康,社稷兴隆,唯此一心中所愿。
君上待己如何,我亦无悔。
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
于少保,理想或我以所能而致达成,或因以我牺牲而成,或不成亦万死不惜。
你能达成理想,亦是大幸!
晓木数日前,应友之邀。以“国士无双”,为基本点,阐述历朝历代名将贤相!一家之言以慰读者!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