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2018
02

唯我独尊帝国中东铁路护路队与世纪之交的清朝-麓山史话

中东铁路护路队与世纪之交的清朝-麓山史话

中东铁路护路队与世纪之交的清朝
王鹏辉
甲午一役,日军占领辽东半岛,沙俄认为此事对其权益损害极大,于是联合德国和法国,采取武力胁迫日本放弃辽东的行动,此国际干涉事例,致使日俄交恶。沙俄此举的目的在于,“凭借俄国主导干涉还辽的声势,调度财经的力量,以外资输入中国的方式,去垄断中国腹地铁路的修建和工矿业的兴办”。早在1892年就被正式确立的大铁道计划终于要付诸实施了,是时沙俄政府财政大臣维特(一译微德)认为,“从政治及战略方面来看,这条铁路将有这种意义,它使俄国能在任何时间内在最短的路上把自己的军事力量运到海参崴及集中于满洲、黄海海岸及离中国首都的近距离处。相当数目的俄国军队在上述据点的出现,一种可能性是大大增加俄国不仅在中国、并且在远东的威信和影响,并将促进附属于中国的部族和俄国接近”。在清廷方面,这场战争不仅葬送了清王朝三十年来苦心经营的洋务事业,还大大加深了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程度。中日矛盾的激化,迫使清政府在对外交往上开始推行“联俄制日”的政策。李鸿章为首的朝臣大吏,耻为日本所败,纷纷主张联俄制日,以救危亡。连一向亲英的湖广总督张之洞也认为,“俄国此次为我索还辽地,虽自为东方大局计,而中国以实受其益,日人凶锋,借此稍挫,较之他国袖手旁观,隐图商利,相去远矣。正宜趁此力加联络,厚其友谊,与之订立密约”。


李鸿章

一、《中俄密约》与中东铁路护路队
沙俄实际取得铁路修筑权的想法与清廷希望“联俄制日”的策略,终于在1896年沙皇尼古拉二世加冕之际最终实现了。做为清廷内最坚决的亲俄派大员,李鸿章应邀前往圣彼得堡。访俄期间,维特和外交大臣洛巴洛夫竭力使李鸿章相信中俄亲善,并最终达成《御敌互相援助条约》,即《中俄密约》。根据该约第四款的规定,同年九月,谢振南驻俄大使许景澄与俄道胜银行代表乌赫拖姆斯基在柏林签订了《中俄合办东省铁路合同章程》十二款,并成立中东铁路公司无良师父。
随着铁路修筑经过满洲问题的解决,如何抵御胡匪和当地居民可能的敌对行为、保护铁路职员的安全、保障铁路修筑和将来的运务问题成为沙俄首要的和最急切的任务。依国际法规定泰剧女奴,“‘条约是国家间关于他们相互权利和义务关系的书面协议’,是国际社会交往的法律形式”。中俄之间既已达成条约,当有维护条款实现之义务,但按照《合办东省铁路合同》,俄国并没有在铁路沿线驻扎军队的权利,维特为避免因直接派驻军队到中国满洲将引发的反对和冲突,并将东省铁路置于财政部管理之下,力排众议,最终决定采用雇佣兵制度,组建了一支特殊的守备队———护路队。1896年12月16日,沙俄政府批准施行《东省铁路公司章程》,其第八款对中东铁路的防护问题做出了规定:“中国政府承认设法担保中东铁路及其执事人员之安全,使之不受一切方面之攻击。为防卫铁路界内秩序起见,由公司妥派警察人员担任警卫之职任,并由公司特定警察章程,通行全路遵照办理”,借机取得铁路护路权。这支“东省铁路特别护路军”隶属于沙俄财政部,由东省铁路公司直接领导,不编入正规军的序列。它在名义上不是正规军,但实际上起正规军的作用。

签订中俄密约
1897年5月22日,中东铁路公司决定成立护路队,委派第四外里海步兵营营长恩格罗斯上校为护路军司令,招募志愿哥萨克,编成若干骑兵连。1898年1月7日,第一批护路队在恩格罗斯率领下抵达海参崴。士兵的装备与边防军一样,配有龙骑式的来复枪和军刀,下辖5个骑兵连,总计750人。随着中东铁路工程的推进,特别是在沙俄强占旅大,并取得中东铁路南支线修筑权之后,原有的护路队难以满足需要,于是沙俄在1899年3月向满洲派遣第二批护路队,下辖10个连队,总计1390人。1898年12月,当哈尔滨成为铁路建设的中心后,为了守卫铁道管理机构和设施,沙俄政府从外阿穆尔河岸军区抽掉了250名士兵组建了一个步兵连。按照当时中东铁路副理事长盖尔贝茨的计划,“该连与预计在俄国组建的其他七个步兵连一样,负有双重任务,既是劳动队;又是战斗队”。随后,护路队先后又扩编了三个梯队,“到1900年,护路队已有八个步兵连和十九个哥克萨骑兵连,如按编制计算应有两千名步兵和二千五百二十七名骑兵”。至此,护路军组建任务基本完成。
到1900年6月前,近5000名俄国武装,以护路为名,盘踞在黑龙江、吉林和盛京三省要地和铁路沿线,建立连队基地和铁路哨所。护路队所及之处,均有沙俄势力入侵,致使清政府、民间甚至胡匪与其冲突不断。
二、护路队在东北(1897.05—1900.06)
护路队刚刚到达满洲,就与红胡子和地方居民发生了冲突。红胡子,旧时东北地区活动在深山野林中结伙打劫的人,按照人数的寡众,分为游动的和定居的。前者人数较少,缺衣少弹,没有固定的势力范围,主要依靠流窜抢劫为生;后者人数较多,装备精良,有组织,有纪律,敢于公开对抗官府,对于其势力范围内的居民课以税收,保一方“平安”。他们大多来源于贫苦大众,虽然有时也抢劫普通居民,但一般都具有较强的民族感情,特别是一部分被铁路当局夺取土地而加入匪帮的农民,对沙俄殖民者最为仇恨。
1898年,在松花江河谷和乌吉密到—面坡一带,以及中东铁路南部支线和松花江河谷到昌图府车站之间,红胡子不断伏击过往的哥萨克护路队,或者突然夜袭哨所。最具代表性的有“马凤云事件”和“昌图府车站事件”。马凤云,绰号马老五,拥有武装40余人,控制了流入松花江的蚂蚁河河谷一带。他曾率领部众在东宁县以北地区同沙俄殖民者进行过多次战斗,颇有名气。1898年12月中旬,俄当局抽掉两连骑兵会同清军麦绍棠,对这股红胡子全面搜捕。因为当地居民及时报信及清军管带的搪塞、阻挠,毫无结果。在南部支线,“12月7日晚8时,一大群中国人向帐篷(根据筑路需要,切尔诺夫步兵大尉在昌图府车站附近宿营)频繁射击”。南满支线护路军司令捷尼索夫为此事到长春府要求中国地方官员出面解决,但中国当局似乎是在回避,拒绝接待,对城里居民与哥萨克发生的冲突袖手旁观。


护路队

随着中东铁路全线工程的开展,沙俄殖民当局试图以凶残的行动反对当地居民来表明自己的统治,使1899年护路军与民众和清朝军队之间的冲突更为频繁。1899年2月3日,“貔子窝刘家店村民2000余人,在马成魁率领下蘑菇守城2,冲向俄国设在该地的税卡,反对俄人横征暴敛。这是俄国占领旅大后当地人民掀起的一次规模最大的抗俄斗争”。7月初,中东铁路西线护路队第五步兵连的一个哨所被全歼,沙俄护路军于次日派出两支骑兵连越出路区进行追剿,在不知会中国当局的情况下一品公卿,毫无根据的抓走了四个蒙古族平民。在铁路东线,民间武装经常进攻铁路沿线哨所玉环e网,在绥芬河车站至牡丹江车站之间他们的活动尤为频繁。在铁路南线,因俄国人踏坏禾苗后拒不赔偿,民众以此处有圣神不可侵犯的龙脉为由,屡次反对修筑铁路,当俄国人在铁岭车站标定轴线时,近郊的乡民会手持锄头和扁担跑来进行抵抗。7月26日,俄铁路工程师谢列金斯基率领铁路工程人员和护路队到南满支线铁岭支线进行勘探,与村民发生武装冲突。这次战斗是在铁岭当局支持下有组织进行的,参加战斗的有几个村子的村民、民团和部分化妆的清军,他们使用了步枪,还准备了大炮。8月9日,发生了中国工人反抗护路队的事件,四名无辜工人被杀害。次年又发生了梨树县团山子人民反对俄占地筑路的斗争和辽南烟台煤矿附近坎儿山村民掀起反占地、反掠夺矿藏的抗俄斗争。随着东北地区民族危机的加剧,清军从同情人民的反抗斗争我的越战,很快发展到与护路军直接武装冲突。1899年5月7日,双方在老少沟村因沙俄追捕民众而冲突。6月24日,列兵马金因辱骂中国官兵被杀。7月15日庄岩,双方因面粉失窃在东线细鳞河车站冲突。8月9日,又因传教士问题争执不下。
在1900年6月东北拳匪之乱开始前,中东铁路护路队与中国各方势力冲突不断。这些冲突虽然规模较小,但表现出更多地只针对俄国人的排外趋势。这一时期,为了保证中东铁路的顺利修筑,俄国护路军的活动基本比较谨慎,但护路队的侵略本质和活动特点,使其一踏上满洲土地,就成为中华民族的对立物虎门外语学校。诚如列宁在1900年12月《星火报》创刊号上发表的“中国的战争”一文中,对沙俄通过护路队入侵中国东北的行为作了深刻地揭露:“欧洲资本家贪婪的魔爪现在已经伸向中国了。俄国政府恐怕是最先伸出魔掌的,但是它现在却扬言自己‘毫无私心’。它‘毫无私心’地占领了中国旅顺口,并且在俄国军队保护下开始在满洲修筑铁路”。一方面,“(护路军)在各村屯随意侵夺民房,奸污妇女,欺骗和榨取钱财,掠夺财产,用暴力抢走谷物和粮食,以种种手段扰乱和侮辱当地居民,唯我独尊帝国以致他们在俄国人的欺压下而无法生活”。俄国当局不仅在租借地内要他们纳税,而且因铁路需要而强征农民耕地的行为势必引起当地民众的憎恨。另一方面,清政府处于被列强宰割的屈辱地位,不能正面同沙俄武装势力发生正面冲突汤宗伟,但“暗中支持或怂恿对侵略者无所畏惧的居民起来反抗俄国侵略者,然后充当“调停人”的角色,对居民予以保护”。这一点俄国人也有所察觉,“中国当局背信弃义,置自己的所有保证于不顾我的仙女老婆,事实上对俄国人极不友好,而且为了本身的利益圣水守护 ,在地方乡民中尽可能多地培植敌对份子”。以上事件反映出,随着沙俄对东北地区侵略的加剧,民族矛盾日益尖锐,中俄双方的斗争逐步升级。从最初中国居民与俄国护路军的冲突噬谎者,发展到村、乡、县级政权起来同沙俄侵略者作各种各样的斗争荣毅仁家族,一场席卷东三省的抗俄风潮到来了乔艾莉·波妮。
三、护路队与1900年满洲事件
中国民众对沙俄不满的最高形式就是义和团运动。自1901年1月11日,清廷发布上谕,承认义和团是“保卫身家”的团体后,它从山东、直隶一带迅速蔓延到东北地区。5月中旬,营口、长春、齐齐哈尔出现义和团,到处撒布“揭帖”,号召“扶清灭洋”。“满洲义和团运动的开始比华北各省要晚,边疆行政当局奉到清帝6月8日关于多方协助义和团的诏书后,才发展为真正的战争”。6月21日,清廷下诏对各国宣战,令各省督抚招集义民成团,抵御外敌。其斗争锋芒直指沙俄侵略者,铁路当局、特别是沙俄护路军,首先成为运动集中打击的目标。当事变的消息传到俄国,陆军大臣罗帕特金激动地对维特说,“这次骚乱是我们夺取关东半岛的结果。就我来说,我很高兴,这将给我们一个占领满洲的借口,我们将把满洲变成第二个布哈拉”。为了镇压义和团以完全占领满洲,沙俄政府紧急扩编了中东护路队。“至1900年6月1日,中东铁路护路队组成如下:八个步兵连、十九个骑兵连、一支独立侦察营,计六十二名军官、一千九百五十名步兵、两千四百五十名哥萨克骑兵、两千零五匹马”。6月15日,维特奏请沙皇将护路军兵力扩大到6000人,并责令东省铁路董事会组建1000人的后备基干大队。随着义和团进一步发展,到7月19日,“我在北直隶的战斗部队雷场相思树,共拥有步兵6250名、轻炮16门、野战臼炮6门、机关枪8挺和骑兵377名;在南满的部队共有4850名步兵和骑兵,配有28门大炮”。1900年6月至8月赛文加,清军与沙俄护路队在辽阳车站、烟台车站、熊岳城车站、盛京车站和铁岭护路军南满司令部等处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饶有趣味的是,在战斗正酣的同时,清政府内部和俄廷内部对于这些冲突的解决都存在着分歧。清政府方面,朝野上下受民族主义影响,充斥着强烈的排外情绪降哥,一批大臣认为民心可用,希望借“扶清灭洋”将半世纪积累的怨气发泄出来;另一方面,不少封疆大吏认为,“义和团实匪而非民,亟宜痛剿,以维大局”,主张全力镇压义和团,清政府对沙俄亦战亦和。随着八国联军占领紫禁城,慈禧太后在逃往西安的路上,下令官兵对义和团“严行查办,务尽根除”。沙俄政府中的主战分子认为这是对整个华北建立完全统治的好机会,陆军大臣库罗帕特金认为,“对于俄国重要的是向前推进灭亡北京”,派遣十五万军队来华作战。以财政大臣维特为首的和平征服派虽然认为,“由于各式各样的国家利益,我们应该用种种方法和中国维持友好的邻居关系”。但中国东三省形势的发展完全出乎了维特的预料,1900年7月29日,维特奏请沙皇向东北派驻正规军掌御星辰,协助护路军镇压义和团。“鉴于护路队兵力不足以应付其承担的义务和需要向满洲派兵,应使护路队全体官兵在战斗调遣方面属于罗格杰科夫陆军将军”。这是沙俄政府东北政策从“经济征服”到“武装占领”的转变,在中外势力的联合绞杀下,东北义和团运动走向低谷。
满洲事件中,护路军不能平息义和团运动,使其失去了存在的合理性。1901年2月1日,中东铁路护路军正式升格为正规军,隶属于俄国边防军独立兵团,驻扎在满洲铁路沿线。这一举动使中国政府向日本和其他在远东有权益的国家求助,这些国家遂联合要求俄国撤兵。这反映着清政府的对外政策从联俄制日转为联日抗俄,此后远东局势更为复杂,对数年之后的日俄战争也产生了巨大影响。
责编/林晨 白青青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