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2019
08

唐僧的老婆是谁中兽医基础-防治法则(上)-中兽医药联盟

中兽医基础|防治法则(上)-中兽医药联盟掣肘怎么读
喜欢我的都关注我了~
 预 防
预防,就是采取一定的措施,防止动物疾病的发生和发展。前人称其为“治未病”。
祖国医学历来重视预防,如《素问·四时调神大论》中就有“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的记载。这种“治未病”的预防思想,在指导后世医学的医疗实践中,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治未病”包括两方面的内容,一是未病先防,一是既病防变。
一、未病先防
未病先防,就是在动物未发病之前,采取各种有效措施,预防疾病的发生。疾病的发生,关系到邪正两个方面。邪气侵犯是导致疾病发生的重要条件,而正气不足是疾病发生的内在原因和根据,外邪通过内因而起作用。所以,‘未病先防,重在培养机体的正气,增强其抗邪能力。培养正气,主要着手于以下三个方面。
(一)加强饲养管理,合理使役 中兽医认为,加强饲养管理,房仕德合理使役是预防动物疾病发生的关键。正如《元亨疗马集》中所说:“冬暖,夏凉,春牧,秋厩,节刍水,知劳役,使寒暑无侵,则马骡无疴瘵也”。很多兽医古籍中都记载了有关动物饲养、管理和使役的注意事项,如《元亨疗马集·三饮三喂刍水论》中论述得就很详细。在饲养方面提出过于饥渴时不能暴食暴饮,劳役前后不能饮喂过饱,饮水和草料必须清洁,不能混有杂物;有汗和料后不能立即饮水,膘大马、休闲马和夏季要减料等。在管理方面,提出厩舍要冬暖夏凉,经常打扫干净。在使役方面,提出要先慢步,后快步,快慢要交替使用;使役后不可立即卸掉鞍具,待休息后方可饮喂等。这些都是很好的经验,至今仍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二)针药调理 就是根据地区、气候,以及动物体质的情况,采用放六脉血和灌四季药的方法来预防疾病。这种通过针药调理,使动物更好地适应外界环境的条件变化宝胜国际,以减少疾病发生的方法在民间广为流传,至今仍有不少地区广泛使用。
(三)疫病预防 中兽医对于疫病的认识可见于历代农书和兽医专著,如《元亨疗马集》说:“都中战马,遍染瘟疫,…癖瘟癖瘴,不可不御也”;《三农记·卷八》记载:“人疫传人,畜疫传畜,染其形似者;豕疫可传牛,牛疫可传豕,当知避焉”;《陈敷农书》中说:“已死之肉,经过村里,其气尚能相染也。欲病之不相染,勿令与不病者相近”;《三农记》中还说:“倘逢天时行灾,重加利剂,宜避疫之药常熏栏中”;《齐民要术》中还有对羊传染性疫病早期诊断与隔离的记载,指出“羊有病,辄相污。欲令别病,法当栏前作渎,深二尺,广四尺。往还皆跳过者,无病;不能过去,入渎中行,过,便别之”。从这些记载可以看出,古人很早就对动物的传染性疾病有了一定认识,并根据当时的社会条件和科学水平采取了一些力所能及的防治办法,如隔离,预防性给药(利剂的使用,贯仲、苍术等泡水,使动物饮用),药熏(苍术、石菖蒲、艾叶、雄黄等药物燃烟熏棚厩的定期消毒),粪便堆放发酵,以及搞好清洁卫生工作(水洁、料洁、草洁、槽洁、圈洁、动物体洁净等),均是预防动物疾病发生的重要措施。
二、既病防变
未病先防,是积极的预防措施。如果疾病已经发生,就应及早诊断和治疗,以防止疾病的进一步发展与传变,这就叫做既病防变,也是“治未病的”重要内容。
(一)早期诊治 一般来说,疾病之初,病位较浅,病情多轻,病邪伤正程度轻浅,正气抗邪、抗损害和康复能力均较强,因而早期诊治有利于疾病的早日痊愈,防止因病邪深入而加重病情。如《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说:“邪风之至,疾如风雨,故善治者治皮毛,其次治肌肤,其次治筋脉,其次治六腑,其次治五脏,治五脏者,半死半生也。”这说明外邪侵入机体后,如果不作及时处理,病邪就有可能逐步深入,由表入里,侵犯内脏,使病情愈来愈复杂,治疗也愈来愈困难,由此可见早期诊治的重要性。《元亨疗马集》中也有“每遇饮马,就便看验有无病患,交点匹数,每三日一次,…令兽医遍看口色,有病者灌陷,甚者别槽医治”的记载,说明古代兽医就非常重视对病畜的早期发现,及早诊治,防止疾病进一步的发展与恶化。
(二)防止传变 动物体的各脏腑之间密切相关,一脏有病,可以影响它脏。因此,治疗时要掌握疾病传变的规律,先安未受邪之地,治其未病之脏腑,以防止疾病的传变。如《难经·七十七难》说:“上工治未病,中工治已病者,何谓也?然:所谓治未病者,见肝之病,则知肝当传之于脾,故先实其脾气,无令得受肝之邪,故日治未病也。中工治已病张若涵,见肝之病,不晓相传,但一心治肝,故日治已病也。”就是强调根据肝病易于传脾的特点,在治疗肝病时应注意调补脾脏,使脾气充实,防止肝病向脾的传变,此为既病防变法则的具体体现。又如温热病伤及胃阴,若病势进一步发展多耗及肾阴,故应在甘寒养胃的方药中加入某些咸寒滋肾之品,这也是既病防变法则的具体应用。
治 则
治则,就是治疗动物疾病的法则。它是以四诊所收集的客观资料为依据,在对疾病综合分析和判断的基础上提出的临证治疗规律,是各种证候具体治疗方法的指导原则。
中兽医学的治病法则,包括扶正与祛邪、治病求本、同治与异治,三因制宜和治疗与护养等方面的内容。这些原则,对于指导临床具体立法和处方用药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扶正与祛邪
疾病的过程,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是正气与邪气双方相互斗争的过程。正邪斗争的胜负,决定着疾病的进退,邪胜则病进,正胜则病退。因此,在治疗法则上也就离不开“扶正”和“祛邪”两个方面,即通过扶助正气或祛除邪气,借以改变正邪双方力量的对比,使疾病向痊愈的方面转化。总的来说,各种治疗措施都是根据扶正和祛邪这两个原则而制定的。
(一)扶正与祛邪的概念及其关系 扶正,就是使用补益正气的方药及加强病畜护养等方法,以扶助机体正气,提高机体抵抗力,达到祛除邪气,战胜疾病,恢复健康的目的。祛邪,就是使用祛除邪气的方药,或采用针灸、手术等方法,以祛除病邪,达到邪去正复的目的。
扶正与祛邪,虽然方法不同,但二者密切相关,相互为用,相辅相成。扶正,能使正气加强,有助于机体抗御和祛除病邪,也就是说扶正是为了更好地祛邪;祛邪,能够排除病邪的侵害和干扰,使邪去正安,也就是说祛邪的目的是为了保存正气以及有利于正气的恢复。因此,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扶正即可以祛邪,祛邪即可以安正”。但由于在疾病过程中,正气是矛盾的主要方面,任何治疗措施都是通过畜体的生理功能而起作用的,因此中兽医学非常重视机体的内在因素,在扶正与祛邪二者之间尤其强调扶助正气。然而,无论是扶正还是祛邪都要运用适当,做到祛邪而不伤正,扶正又不留邪。
(二)扶正与祛邪的运用原则 扶正,适用于以正气虚为主而邪气也不盛的虚证,具体有益气、养血、滋阴、助阳等方法。祛邪,适用于以邪气盛为主而正气也未衰的实证,具体有发汗、攻下、清解、消导等方法妖怪人间贝姆。
中兽医学重视机体的内在因素,但并不排除外在因素的致病作用,亦不忽略祛除病邪在治疗上的重要作用。一般在临床运用的时候,须结合邪正盛衰消长的具体情况,根据正邪双方在疾病过程中所占的地位,区别扶正和祛邪的主次、先后,灵活掌握。当病情比较简单,或是正虚,或是邪实时,单独扶正或祛邪,即可达到治疗目的。但在很多疾病过程中,邪正虚实往往混杂出现,所以在运用中应把“扶正”与“祛邪”两方面辨证地结合起来美日健身,根据病畜的具体情况,分别采用“祛邪兼扶正”,“扶正兼祛邪”,“先扶正后祛邪”,“先祛邪后扶正”等方法,才能收到预期的效果。
1.祛邪兼扶正 适用于邪盛为主,兼有正衰的病证。在处方用药时,应在祛邪的方剂中,稍加一些补益药。如治年老体虚、久病或产后津枯肠燥便秘的当归苁蓉汤就是一个实例。
2.扶正兼祛邪 适用于正虚为主曹冲怎么死,兼有留邪的病证。在处方用药时应在补养的方剂中,稍加一些祛邪药。如治疗奶牛前胃弛缓而有食滞时就应采用此法。
3.先扶正后祛邪 适用于正虚邪不盛,或正虚邪盛而以正虚为主的病证。如此时兼以祛邪,反而更伤正气,只有先扶正,待正气增强后再去祛邪。
4.先祛邪后扶正 适用于邪盛正不太虚,或邪盛正虚的病证。如此时兼以扶正,反而会有留邪的弊端,故只能先祛邪,然后再扶正。如阳明腑证之热结肠腑,便闭不通,导致化燥化热而阴伤,则须急下存阴,以免热结愈甚而阴津更伤,故应先施以大承气汤泻下热结,待结去后再以养阴生津药物进行调理。
总之,扶正与祛邪是最基本的治则,在临床运用时,要根据病情,灵活掌握,特别是在需要扶正与祛邪同时并用时,应分清主次,有所偏重。
二、治病求本
本,指疾病的本质;标,指疾病的现象。治病求本,是指在治疗疾病时,必须寻求出疾病的本质,针对本质进行治疗。它是辨证论治的一个基本原则,对于疾病的治疗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如《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说:“治病必求于本”。
治病求本的具体内容很多,中兽医提出的“标本缓急”、“正治反治”即体现了这一基本原则。
(一)治标与治本 标与本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常用来概括说明事物的本质与现象,因果关系以及病变过程中矛盾的主次关系等。就其在治则中的运用而言,应随疾病过程中的具体情况加以区分。以正邪关系言,则正气为本,邪气为标;就病因与症状言,则病因为本,症状为标;以病之先后言,则先病为本,后病为标;原发病为本,继发病为标;就病位表里言,则脏腑病为本,肌表经络病为标;就本质与现象关系言,则本质是本,现象属标等等。
一般来说,本是疾病的主要矛盾或矛盾的主要方面,起着主导和决定的作用;标是病变的次要矛盾或矛盾的次要方面,处于从属和次要的地位。辨证论治的一个根本原则,就是要抓住疾病的本质,并针对本质进行治疗。例如,马患结症而继发肠臌气时,结症为本,气胀为标;如果病势缓慢,气胀不重,只要破除结症之本,气胀之标也就随之消失。正如《景岳全书·求本论》说:“直取其本,则所生诸病,无不随本皆退”。
但是,在疾病过程中矛盾是错综复杂的,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转化的。因此,标和本常有主次轻重的不同,治疗也就相应地有了先后缓急的区分。
1.急则治其标 指疾病过程中标症紧急,若不及时治疗就会危及患畜生命或影响本病治疗时所采取的一种急救治标法。例如,结症继发肠臌气,显然结症是本,臌气是标,但若臌气严重,病势急剧,如不能快速解除,就会危及患畜的生命,同时也影响了直肠人手破结,此时的当务之急就应是穿刺放气或用其它办法解除气胀以治标,待气胀缓解后再破结通肠以治本极限进化空间。因此可见,急则治其标仅为权宜急救之法,待危象消除,病势缓解后还必须治本,才能拔除病根。
2.缓则治其本 指在一般情况下,凡病势缓而不急的,皆需从本论治,即所谓“治病必求于本”,它对指导慢性病的治疗更有意义。如脾虚泄泻之证,若泄泻不甚,无伤津脱液的严重症状,只须健脾补虚,使脾虚之本得治,则泄泻之标自除。
3.标本兼治 当标病与本病俱重,在时间或条件上又不允许单独治标或单独治本时,应采取标本同治的方法。当然,标本同治,也不是治标与治本不分主次地平均对待,而是仍然要分清主次,有所着重。例如气虚感冒时,先病正气虚为本,后感外邪为标,单纯益气则表邪难去,仅用发汗解表则更伤正气,所以常采用益气为主兼以解表,标本同治的原则。
应当指出,在临床应用时,不能将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的原则绝对化,急的时候也未尝不可治本。如亡阳虚脱,急用回阳救逆,就是治本;大出血后,气随血脱之时,急用益气固脱也是治本。同样,缓的时候也不是不可以治标,有时治标反更有利于治本。总之,在辨证论治中,分清疾病的标本缓急,是抓主要矛盾,解决主要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则。急则先治是基本要求,治病求本才是关键。若标本不明,主次不清,势必影响疗效,甚至延误病机,造成不良后果。
(二)正治与反治
1.正治 又称逆治,是逆着疾病症象而治的一种治疗法则。逆,是指所采用方药的性质与疾病症象的性质相反。
临床上,大多数疾病的现象与疾病的本质是一致的。如热证表现为热象新年好简谱,寒证表现为寒象,虚证表现为虚象,实证表现为实象。此时,应采用正治法,即采用“热者寒之”、“寒者热之”、“虚者补之”、“实者泻之”的治疗法则。正治含有正规和常规治疗的意思斯隆纯水机,是临床上常用的治疗方法。
2.反治 又称从治,是顺从疾病症象而治的一种治疗法则。从,是所指采用方药的性质与疾病症象的性质相同。
临床上,有时会因病情复杂或病势严重,机体不能如常地反映出正邪相争的情况,而出现一些与疾病性质不相符合的假象。如寒证出现热象顺溜刀削面,热证出现寒象,虚证出现实象,实证出现虚象等。在治疗时,就不能简单地见寒治寒,见热治热,而应透过现象,治其本质。因在此情况下,疾病所表现出的症状与疾病的本质相反,所以采用了和疾病症象性质相同的药物来治疗,但实际上仍是逆着疾病的本质进行的治疗。反治法有“热因热用”、“寒因寒用”、“塞因塞用”、“通因通用”等几种不同的具体运用。
热因热用 指用温热性药物治疗具有热象病证的方法。主要适用于阴寒内盛,阳气格拒于外而呈现体表温热,脉大,色红的真寒假热证。因热象是假,而阳虚寒盛才是其本质,故仍应以温热药进行治疗。
寒因寒用 指用寒凉性药物治疗具有寒象病证的方法。主要适用于里热极盛,格阴于外,证见四肢厥冷的真热假寒证。因寒象是假,而热盛才是其本质,故仍须用寒凉药物进行治疗。
塞因塞用 指用补塞性药物治疗具有闭塞不通病证的方法。主要适用于真虚假实证。如因中气不足,脾虚不运所致的脘腹胀满,就得用健脾益气,以补开塞的方法来进行治疗红楼之鸿鹄。
通因通用 指用通利的药物治疗通泄病证的方法。主要适用于真实假虚证。如由于食积停滞,影响运化所致的腹泻,则不仅不能用止泻药,反而应当用消导泻下药以去其积滞,方能奏效。
从上可以看出,正治法一般适用于病情比较单纯,疾病本质与症状表现相一致的病证;反治法一般适用于病情比较复杂,疾病本质与症状表现不一致的病证。但不管正治、反治,都是紧紧扣住治病求本的根本原则,从疾病的本质来分析,反治法仍不失热以治寒、寒以治热、补以治虚、泻以治实之意。因此,反治法在本质上和正治法是一致的。
此外,还有一种反佐法,也属反治法之范畴。当疾病发展到阴阳格拒的严重阶段而出现假象,或对大寒证、大热证进行治疗时,若单纯以热治寒,或以寒治热,往往会发生药物下咽即吐的格拒现象而影响治疗效果。此时,就要用反佐法以起诱导作用,防止疾病对药物的格拒、对抗作用。反佐法的具体运用有两种,一种是药物反佐,就是在临证配方时在大寒剂中佐以少许温热药,或在大热剂中佐以少许寒凉药;另一种是服法反佐,就是热证用寒凉药采取温服法,寒证用温热药采取冷服法。
三、同治与异治
同治与异治,即异病同治和同病异治。
(一)异病同治 指不同的疾病,由于病机相同或处于同一性质的病变阶段(证候相同),可以采用同一种治法。例如,久泄、久痢、脱肛、阴道脱和子宫脱等病证,凡属气虚下陷者,均可用补中益气的相同方法治疗。又如,在许多不同的传染病过程中假装暧昧,只要出现气分证(大热、大汗、大渴、脉洪大),都可以用清气(清热生津)的方法治疗。
(二)同病异治 指同一种疾病,由于病因、病机以及发展阶段的不同,而采用不同的治法。例如,同为感冒,由于有风寒和风热的不同病因和病机,治疗就有辛温解表和辛凉解表之分。又如,同属外感温热病,由于有卫、气、营、血四个病变阶段(证候不同),治疗也相应地有解表、清气、清营和凉血的不同治法。
四、三因制宜
三因制宜,包括因时制宜、因地制宜和因畜制宜三个方面。中兽医学认为动物体与外界环境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四时气候、地域环境以及患畜本身的性别、年龄、体质等因素,对于疾病的发生、发展变化与转归,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影响。因而,在治疗疾病时,就必须根据这些具体因素,区别对待,采取相应的治疗措施。
(一)因时制宜 就是根据不同季节的气候特点来考虑治疗用药的原则。如春夏季节,气候由温渐热,阳气升发,动物腠理疏松开泄,即使是患外感风寒,也不宜过用辛温发散之品,以免开泄太过,耗伤阳气;而秋冬季节,气候由凉变寒,阴气日增,动物腠理致密,阳气内敛,此时若非大热之证,就当慎用寒凉之品,以防苦寒伤阳。《素问·六气正纪大论篇》说:“用热远热,用温远温,用寒远寒,用凉远凉”就是这个意思。再如,暑邪致病带有明显的季节性折草记,且暑多扶湿,故暑天治病,应注意清暑化湿。
(二)因地制宜 就是根据不同地区的地理环境特点来考虑治疗用药的原则。如南方气候炎热而潮湿,病多湿热或温热,故多用清热化湿之品;北方气候寒冷而干燥,病多风寒或燥证,故常用温热润燥之味。即或是同一种疾病,地域不同,采用的治则可能也不同,如同为感冒,在东南地区,以风热为多,常用辛凉解表之法;而在西北地区,则以风寒居多,常用辛温发汗之法。即使相同的病证,治疗用药也应当考虑不同地域的特点,如外感风寒证,在西北、东北严寒地区,药量可以稍重,而在南方温热地区,药量就应稍轻。
(三)因畜制宜 就是根据动物年龄、性别、体质等不同特点来考虑治疗用药的原则。
1.年龄 成年动物正气旺盛,体质强健,病多实证,治宜攻邪泻实,药量亦可稍重。老龄动物生机减退,脏腑气血已衰,病多虚证或虚中挟实,治疗时要注意扶正补虚,即令祛邪也勿伤其正。幼龄仔畜生机旺盛,但脏腑娇嫩,气血未充,因而治疗幼仔疾患,忌用峻剂,药量宜轻。此外,幼畜多外感病和胃肠病,故又当重视宣肺散邪和调理脾胃功能。
2.性别 性别不同,生理、病理特点各异,治疗用药亦各有不同。母畜有经产、妊娠、分娩等特点,治疗时要注意安胎,通经下乳,妊娠禁忌等问题。公畜有精室及性功能等特有病证,治疗多应补肾滋阴。
3.体质 体质不同,机体的反应性也不相同,病证的属性有别,治法方药也就当有所不同。一般说来,体质强壮者,其病多为实证、热证,其体耐受攻伐,药量稍重亦无妨;体质瘦弱者,其病多为虚证、寒证或虚中挟实,其体不耐克伐,应注意采用温补之剂,即令有邪而挟实,也应攻补兼施唐僧的老婆是谁。
三因制宜的原则,充分体现了中兽医治病的整体观念和在实际应用时的原则性和灵活性。只有把天时气候、地域环境、患畜的年龄性别体质因素,同疾病的病理变化结合起来全面分析,采用适宜的方法,才能取得较好的疗效。
五、治疗与护养
针药治疗与护理调养,是医治动物疾病不可分割的两个方面。俗话说:“三分治疗渔光曲简谱,七分护理。”经验证明,对病畜护养的好坏,直接影响治疗效果。《三农记》中指出:“人但知药能治病,而不知调护,无药而治也。”《元亨疗马集·七十二症》中,每症也多有调理一项。例如,提出寒病忌凉,不可寒夜外拴,宜养于暖厩之中;热病忌热,栅内不可过温,宜拴于阴凉之处;伤食者少喂,伤水者少饮,伤热者宜饮凉水,伤冷者宜饮温水;表散之病忌风,勿拴巷道檐下;四肢拘挛,步行艰难之病,则昼夜放纵;低头难者宜用高槽;肩膊痛者宜用低槽;破伤风患畜,背上宜搭毡毯,养于安静光暗之厩舍,时时给以粒状饲料;患腰瘫腿痪者,必须在卧地多垫软草,不可卧于潮湿之处;患肚痛起卧者,必须专人照料,防止跌滚,凡此种种,都是前人的宝贵经验。说明中兽医对病畜的护养工作向来十分重视,值得我们很好地学习运用。
信息来源于中兽医网
传播中医药思维,支持民族中医药产业!
======关于中兽医药联盟======
中兽医药联盟以中兽医药理论为指导思想,围绕产业技术创新链,打造产、学、研一体化平台。通过整合上、下游产业,将未病先防、养生理论用于动物保健和畜禽健康养殖。联盟大力发展健康畜牧业,传承和发挥中兽医药在护佑动物健康、保障动物源食品安全中的作用。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