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2018
08

哈尔滨市阿城区中俄联手出击,特朗普噩梦来临!-军秘基地

中俄联手出击,特朗普噩梦来临!-军秘基地


一、以牙还牙,俄罗斯的反击终于来了
根据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此前签署的命令,自5日零时起俄正式对从美国进口的部分商品加征25%至40%的关税,作为对美加征钢铝关税的反制措施。
这意味着俄罗斯对美国的贸易反击正式开始了。
该项命令指出,根据世界贸易组织相关规定,俄罗斯有权对美国加征钢铝关税采取应对措施,因此决定对从美国进口的筑路机械、石油天然气设施、金属加工和凿岩设备、光纤产品等价值约为31.6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至40%的关税。
虽然俄罗斯在经济领域不如其在军事上的那般强大,但普京此举的政治意义却远远地大于其经济意义,力度不大却态度很明确,就是要与美国斗争到底,绝不屈服。美国对钢铁和铝产品征收高额的关税给俄罗斯造成了约5.376亿美元的经济损失,作为战斗民族的俄罗斯绝对会以血还血,作为以强硬著称的普京大帝也势必会对美国以牙还牙,对敌人毫不留情是普京的一贯作风。

没有
拎起旧皮箱,踏上火车的那一刻,我在思索,心中的那份遗憾是否会被填补。
我在心里默默念叨,八年了,这是第一次踏上回家的旅途。心中的感慨自是无法言说,家,一个简单的字,却总是以一种奇妙的方式牵引着无数人的心。我八岁就随父母一起去了外地,这一待,就是八年。其间每次回家过年都是妈妈带着弟弟,而我却只有羡慕的份。弟弟回来后,我总是追着问他:门前的柿子树还在吗?门前的河里还有水吗?新家盖得漂亮吗……如今,我终于可以亲自解答这些疑问了。
离家越来越近,
拎起旧皮箱,踏上火车的那一刻,我在思索,心中的那份遗憾是否会被填补。
我在心里默默念叨,八年了,这是第一次踏上回家的旅途。心中的感慨自是无法言说,家,一个简单的字,却总是以一种奇妙的方式牵引着无数人的心。我八岁就随父母一起去了外地,这一待,就是八年。其间每次回家过年都是妈妈带着弟弟,而我却只有羡慕的份。弟弟回来后,我总是追着问他:门前的柿子树还在吗?门前的河里还有水吗?新家盖得漂亮吗……如今,我终于可以亲自解答这些疑问了。
离家越来越近,车子却仿佛变成了一个年迈的老人,慢慢地,慢慢地向前移动着。兴奋的心情再也按耐不住,一个劲地向窗外瞅,前方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就连空气仿佛也没有变。终于到了,不知是该高兴还是失望,村子还是那个村子,只是家家户户都盖了新房,铺上了水泥路,曾经的一切仿佛都随着泥土被掩埋在了地下。新家,很大,很漂亮,空荡荡的,满是灰尘,给我一种茫然的感觉。我不喜欢这里。
我一个人悄悄去了老房子,那里有我太多忘不掉的记忆。微风依旧吹着,那条小路依旧是坑坑洼洼,路边的杨柳似乎更挺拔了。门前的柿子树依旧还在,树上的痕迹也没有消失。记得每年的除夕夜我都会去树下量身高,然后刻下一道印迹,盼望着自己能够快快长大,没有想到长大后自己却后悔了。我微笑着抚摸着那一道道的痕迹,虽然历经了无数风雨的洗礼,但它依旧清晰地记录着我的成长,没有随风逝去。曾经总是把皮筋系在两棵柿子树上,和姐姐一起跳皮筋,树间的泥土被踩得光滑滑的,如今却是杂草丛生,那些记忆似乎也被遮掩在了草下。
曾经的我总是爱站在门口向远处眺望,因为隔着绿油油的麦地,可以看到我的小学校。虽然只在那里上了两年学,但是每一天我都很充实。而如今那儿已然变成了一片空地。推开破旧的院门,年老的它发出“嘎吱吱”的响声。迎面吹来一阵凉风,我不禁打了个冷颤,那时我在院子里可以做任何事,玩任何游戏,它简直就是我的专属操场。但为何现在院子仿佛缩水了一般,是我长大了,还是它变小了?一切的一切都还在,只是已变了模样,不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
曾经,奶奶总爱搬着凳子坐在院子中,静静地听我讲故事,听我唱歌,看着我和小朋友玩闹,写作业……阳光和她嘴角的笑渐渐融合,那时候仿佛每天都是晴天。依偎在奶奶身边,她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嘴里哼着小曲。可是,为何她的声音越来越模糊?一切都变了,奶奶已不在了,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脑海中对她的记忆依旧停留在八年前,在我要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她独自来找我,牵着我的手,对我说:“你能不能不走,你留下来,我能照顾好你的。”她的眼神还是那么温和,但年幼的我却说:“不行,我要和妈妈去外地,妈妈说那里有很多好玩的。”我还是离开了,我没有想过,在我们走后,她,会有多伤心。如今,一切都已消失殆尽。
一切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这个破旧不堪的地方“收获”了我一生中的所有美好,却“回报”了我一份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伤痛。在这里,我丢掉了许多东西张敏健微博,而如今,只能慢慢寻觅……
车子却仿佛变
拎起旧皮箱,踏上火车的那一刻,我在思索,心中的那份遗憾是否会被填补。
我在心里默默念叨,八年了,这是第一次踏上回家的旅途。心中的感慨自是无法言说,家,一个简单的字,却总是以一种奇妙的方式牵引着无数人的心。我八岁就随父母一起去了外地,这一待,就是八年。其间每次回家过年都是妈妈带着弟弟,而我却只有羡慕的份。弟弟回来后,我总是追着问他:门前的柿子树还在吗?门前的河里还有水吗?新家盖得漂亮吗……如今,我终于可以亲自解答这些疑问了。
离家越来越近,车子却仿佛变成了一个年迈的老人,慢慢地,慢慢地向前移动着。兴奋的心情再也按耐不住,一个劲地向窗外瞅,前方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就连空气仿佛也没有变。终于到了,不知是该高兴还是失望,村子还是那个村子,只是家家户户都盖了新房,铺上了水泥路,曾经的一切仿佛都随着泥土被掩埋在了地下。新家,很大,很漂亮,空荡荡的,满是灰尘,给我一种茫然的感觉。我不喜欢这里。
我一个人悄悄去了老房子,那里有我太多忘不掉的记忆。微风依旧吹着,那条小路依旧是坑坑洼洼,路边的杨柳
拎起旧皮箱,踏上火车的那一刻,我在思索,心中的那份遗憾是否会被填补。
我在心里默默念叨,八年了,这是第一次踏上回家的旅途。心中的感慨自是无法言说,家,一个简单的字,却总是以一种奇妙的方式牵引着无数人的心。我八岁就随父母一起去了外地,这一待,就是八年。其间每次回家过年都是妈妈带着弟弟,而我却只有羡慕的份。弟弟回来后,我总是追着问他:门前的柿子树还在吗?门前的河里还有水吗?新家盖得漂亮吗……如今,我终于可以亲自解答这些疑问了。
离家越来越近,车子却仿佛变成了一个年迈的老人,慢慢地,慢慢地向前移动着。兴奋的心情再也按耐不住,一个劲地向窗外瞅,前方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就连空气仿佛也没有变。终于到了,不知是该高兴还是失望,村子还是那个村子,只是家家户户都盖了新房,铺上了水泥路,曾经的一切仿佛都随着泥土被掩埋在了地下。新家,很大,很漂亮,空荡荡的,满是灰尘,给我一种茫然的感觉。我不喜欢这里。
我一个人悄悄去了老房子,那里有我太多忘不掉的记忆。微风依旧吹着,那条小路依旧是坑坑洼洼,路边的杨柳似乎更挺拔了。门前的柿子树依旧还在,树上的痕迹也没有消失。记得每年的除夕夜我都会去树下量身高,然后刻下一道印迹,盼望着自己能够快快长大,没有想到长大后自己却后悔了。我微笑着抚摸着那一道道的痕迹,虽然历经了无数风雨的洗礼,但它依旧清晰地记录着我的成长,没有随风逝去。曾经总是把皮筋系在两棵柿子树上,和姐姐一起跳皮筋,树间的泥土被踩得光滑滑的,如今却是杂草丛生,那些记忆似乎也被遮掩在了草下。
曾经的我总是爱站在门口向远处眺望,因为隔着绿油油的麦地,可以看到我的小学校。虽然只在那里上了两年学,但是每一天我都很充实。而如今那儿已然变成了一片空地。推开破旧的院门,年老的它发出“嘎吱吱”的响声。迎面吹来一阵凉风,我不禁打了个冷颤,那时我在院子里可以做任何事,玩任何游戏,它简直就是我的专属操场。但为何现在院子仿佛缩水了一般,是我长大了,还是它变小了?一切的一切都还在,只是已变了模样,不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
曾经,奶奶总爱搬着凳子坐在院子中,静静地听我讲故事,听我唱歌,看着我和小朋友玩闹,写作业……阳光和她嘴角的笑渐渐融合,那时候仿佛每天都是晴天。依偎在奶奶身边,她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嘴里哼着小曲。可是,为何她的声音越来越模糊?一切都变了,奶奶已不在了,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脑海中对她的记忆依旧停留在八年前,在我要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她独自来找我,牵着我的手,对我说:“你能不能不走,你留下来,我能照顾好你的。”她的眼神还是那么温和,但年幼的我却说:“不行,我要和妈妈去外地,妈妈说那里有很多好玩的。”我还是离开了,我没有想过,在我们走后,她,会有多伤心。如今,一切都已消失殆尽。
一切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这个破旧不堪的地方“收获”了我一生中的所有美好,却“回报”了我一份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伤痛。在这里,我丢掉了许多东西,而如今,只能慢慢寻觅……
拎起旧皮箱,踏上火车的那一刻,我在思索,心中的那份遗憾是否会被填补。
我在心里默默念叨,八年了,这是第一次踏上回家的旅途。心中的感慨自是无法言说,家,一个简单的字,却总是以一种奇妙的方式牵引着无数人的心。我八岁就随父母一起去了外地,这一待,就是八年。其间每次回家过年都是妈妈带着弟弟,而我却只有羡慕的份。弟弟回来后,我总是追着问他:门前的柿子树还在吗?门前的河里还有水吗?新家盖得漂亮吗……如今,我终于可以亲自解答这些疑问了。
离家越来越近,车子却仿佛变成了一个年迈的老人,慢慢地,慢慢地向前移动着。兴奋的心情再也按耐不住,一个劲地向窗外瞅,前方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就连空气仿佛也没有变。终于到了,不知是该高兴还是失望,村子还是那个村子,只是家家户户都盖了新房,铺上了水泥路,曾经的一切仿佛都随着泥土被掩埋在了地下。新家,很大,很漂亮,空荡荡的,满是灰尘,给我一种茫然的感觉。我不喜欢这里。
我一个人悄悄去了老房子,那里有我太多忘不掉的记忆。微风依旧吹着,那条小路依旧是坑坑洼洼,路边的杨柳似乎更挺拔了。门前的柿子树依旧还在,树上的痕迹也没有消失。记得每年的除夕夜我都会去树下量身高,然后刻下一道印迹,盼望着自己能够快快长大,没有想到长大后自己却后悔了。我微笑着抚摸着那一道道的痕迹,虽然历经了无数风雨的洗礼,但它依旧清晰地记录着我的成长,没有随风逝去。曾经总是把皮筋系在两棵柿子树上,和姐姐一起跳皮筋,树间的泥土被踩得光滑滑的,如今却是杂草丛生,那些记忆似乎也被遮掩在了草下。
曾经的我总是爱站在门口向远处眺望,因为隔着绿油油的麦地,可以看到我的小学校。虽然只在那里上了两年学,但是每一天我都很充实。而如今那儿已然变成了一片空地。推开破旧的院门,年老的它发出“嘎吱吱”的响声。迎面吹来一阵凉风,我不禁打了个冷颤,那时我在院子里可以做任何事,玩任何游戏,它简直就是我的专属操场。但为何现在院子仿佛缩水了一般,是我长大了,还是它变小了?一切的一切都还在,只是已变了模样,不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
曾经,奶奶总爱搬着凳子坐在院子中,静静地听我讲故事,听我唱歌,看着我和小朋友玩闹,写作业……阳光和她嘴角的笑渐渐融合,那时候仿佛每天都是晴天。依偎在奶奶身边,她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嘴里哼着小曲。可是,为何她的声音越来越模糊?一切都变了,奶奶已不在了,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脑海中对她的记忆依旧停留在八年前,在我要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她独自来找我,牵着我的手,对我说:“你能不能不走,你留下来,我能照顾好你的。”她的眼神还是那么温和,但年幼的我却说:“不行,我要和妈妈去外地,妈妈说那里有很多好玩的。”我还是离开了,我没有想过,在我们走后,她,会有多伤心。如今,一切都已消失殆尽。
一切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这个破旧不堪的地方“收获”了我一生中的所有美好,却“回报”了我一份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伤痛。在这里,我丢掉了许多东西,而如今,只能慢慢寻觅……
拎起旧皮箱,踏上火车的那一刻,我在思索,心中的那份遗憾是否会被填补。
我在心里默默念叨,八年了,这是第一次踏上回家的旅途。心中的感慨自是无法言说,家,一个简单的字,却总是以一种奇妙的方式牵引着无数人的心。我八岁就随父母一起去了外地,这一待,就是八年。其间每次回家过年都是妈妈带着弟弟,而我却只有羡慕的份。弟弟回来后,我总是追着问他:门前的柿子树还在吗?门前的河里还有水吗?新家盖得漂亮吗……如今,我终于可以亲自解答这些疑问了。
离家越来越近,车子却仿佛变成了一个年迈的老人,慢慢地,慢慢地向前移动着。兴奋的心情再也按耐不住,一个劲地向窗外瞅,前方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就连空气仿佛也没有变。终于到了,不知是该高兴还是失望,村子还是那个村子,只是家家户户都盖了新房,铺上了水泥路,曾经的一切仿佛都随着泥土被掩埋在了地下。新家,很大,很漂亮,空荡荡的,满是灰尘,给我一种茫然的感觉。我不喜欢这里。
我一个人悄悄去了老房子,那里有我太多忘不掉的记忆。微风依旧吹着,那条小路依旧是坑坑洼洼,路边的杨柳似乎更挺拔了。门前的柿子树依旧还在,树上的痕迹也没有消失。记得每年的除夕夜我都会去树下量身高武德训,然后刻下一道印迹,盼望着自己能够快快长大,没有想到长大后自己却后悔了。我微笑着抚摸着那一道道的痕迹,虽然历经了无数风雨的洗礼,但它依旧清晰地记录着我的成长,没有随风逝去。曾经总是把皮筋系在两棵柿子树上,和姐姐一起跳皮筋,树间的泥土被踩得光滑滑的,如今却是杂草丛生,那些记忆似乎也被遮掩在了草下。
曾经的我总是爱站在门口向远处眺望,因为隔着绿油油的麦地,可以看到我的小学校。虽然只在那里上了两年学,但是每一天我都很充实。而如今那儿已然变成了一片空地。推开破旧的院门,年老的它发出“嘎吱吱”的响声。迎面吹来一阵凉风,我不禁打了个冷颤,那时我在院子里可以做任何事,玩任何游戏,它简直就是我的专属操场。但为何现在院子仿佛缩水了一般,是我长大了,还是它变小了?一切的一切都还在,只是已变了模样,不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
曾经,奶奶总爱搬着凳子坐在院子中,静静地听我讲故事,听我唱歌,看着我和小朋友玩闹,写作业……阳光和她嘴角的笑渐渐融合,那时候仿佛每天都是晴天。依偎在奶奶身边,她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嘴里哼着小曲。可是,为何她的声音越来越模糊?一切都变了,奶奶已不在了,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脑海中对她的记忆依旧停留在八年前,在我要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她独自来找我,牵着我的手,对我说:“你能不能不走,你留下来,我能照顾好你的。”她的眼神还是那么温和,但年幼的我却说:“不行,我要和妈妈去外地,妈妈说那里有很多好玩的。”我还是离开了,我没有想过,在我们走后,她,会有多伤心。如今,一切都已消失殆尽。
一切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这个破旧不堪的地方“收获”了我一生中的所有美好,却“回报”了我一份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伤痛。在这里,我丢掉了许多东西,而如今,只能慢慢寻觅……
拎起旧皮箱,踏上火车的那一刻,我在思索,心中的那份遗憾是否会被填补。
我在心里默默念叨,八年了,这是第一次踏上回家的旅途。心中的感慨自是无法言说,家,一个简单的字,却总是以一种奇妙的方式牵引着无数人的心。我八岁就随父母一起去了外地,这一待,就是八年。其间每次回家过年都是妈妈带着弟弟,而我却只有羡慕的份四角粽。弟弟回来后,我总是追着问他:门前的柿子树还在吗?门前的河里还有水吗?新家盖得漂亮吗……如今,我终于可以亲自解答这些疑问了。
离家越来越近,车子却仿佛变成了一个年迈的老人,慢慢地,慢慢地向前移动着。兴奋的心情再也按耐不住,一个劲地向窗外瞅,前方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就连空气仿佛也没有变。终于到了,不知是该高兴还是失望,村子还是那个村子,只是家家户户都盖了新房,铺上了水泥路,曾经的一切仿佛都随着泥土被掩埋在了地下。新家,很大,很漂亮,空荡荡的,满是灰尘,给我一种茫然的感觉。我不喜欢这里。
我一个人悄悄去了老房子,那里有我太多忘不掉的记忆。微风依旧吹着,那条小路依旧是坑坑洼洼,路边的杨柳似乎更挺拔了。门前的柿子树依旧还在,树上的痕迹也没有消失。记得每年的除夕夜我都会去树下量身高,然后刻下一道印迹,盼望着自己能够快快长大,没有想到长大后自己却后悔了。我微笑着抚摸着那一道道的痕迹,虽然历经了无数风雨的洗礼,但它依旧清晰地记录着我的成长,没有随风逝去。曾经总是把皮筋系在两棵柿子树上,和姐姐一起跳皮筋,树间的泥土被踩得光滑滑的,如今却是杂草丛生,那些记忆似乎也被遮掩在了草下。
曾经的我总是爱站在门口向远处眺望,因为隔着绿油油的麦地,可以看到我的小学校。虽然只在那里上了两年学,但是每一天我都很充实。而如今那儿已然变成了一片空地。推开破旧的院门,年老的它发出“嘎吱吱”的响声。迎面吹来一阵凉风,我不禁打了个冷颤,那时我在院子里可以做任何事,玩任何游戏,它简直就是我的专属操场。但为何现在院子仿佛缩水了一般,是我长大了,还是它变小了?一切的一切都还在,只是已变了模样,不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
曾经,奶奶总爱搬着凳子坐在院子中,静静地听我讲故事,听我唱歌,看着我和小朋友玩闹,写作业……阳光和她嘴角的笑渐渐融合,那时候仿佛每天都是晴天。依偎在奶奶身边,她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嘴里哼着小曲。可是,为何她的声音越来越模糊?一切都变了,奶奶已不在了,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脑海中对她的记忆依旧停留在八年前,在我要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她独自来找我,牵着我的手,对我说:“你能不能不走,你留下来,我能照顾好你的。”她的眼神还是那么温和,但年幼的我却说:“不行,我要和妈妈去外地,妈妈说那里有很多好玩的。”我还是离开了,我没有想过,在我们走后,她,会有多伤心。如今,一切都已消失殆尽。
一切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这个破旧不堪的地方“收获”了我一生中的所有美好,却“回报”了我一份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伤痛。在这里,我丢掉了许多东西,而如今,只能慢慢寻觅……
拎起旧皮箱,踏上火车的那一刻,我在思索,心中的那份遗憾是否会被填补。
我在心里默默念叨,八年了,这是第一次踏上回家的旅途。心中的感慨自是无法言说,家,一个简单的字,却总是以一种奇妙的方式牵引着无数人的心。我八岁就随父母一起去了外地,这一待,就是八年。其间每次回家过年都是妈妈带着弟弟,而我却只有羡慕的份。弟弟回来后,我总是追着问他:门前的柿子树还在吗?门前的河里还有水吗?新家盖得漂亮吗……如今,我终于可以亲自解答这些疑问了。
离家越来越近,车子却仿佛变成了一个年迈的老人,慢慢地,慢慢地向前移动着。兴奋的心情再也按耐不住,一个劲地向窗外瞅,前方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就连空气仿佛也没有变。终于到了,不知是该高兴还是失望,村子还是那个村子,只是家家户户都盖了新房,铺上了水泥路,曾经的一切仿佛都随着泥土被掩埋在了地下。新家,很大,很漂亮,空荡荡的,满是灰尘,给我一种茫然的感觉。我不喜欢这里。
我一个人悄悄去了老房子,那里有我太多忘不掉的记忆。微风依旧吹着,那条小路依旧是坑坑洼洼,路边的杨柳似乎更挺拔了。门前的柿子树依旧还在,树上的痕迹也没有消失。记得每年的除夕夜我都会去树下量身高,然后刻下一道印迹,盼望着自己能够快快长大,没有想到长大后自己却后悔了。我微笑着抚摸着那一道道的痕迹,虽然历经了无数风雨的洗礼,但它依旧清晰地记录着我的成长,没有随风逝去。曾经总是把皮筋系在两棵柿子树上,和姐姐一起跳皮筋,树间的泥土被踩得光滑滑的,如今却是杂草丛生,那些记忆似乎也被遮掩在了草下。
曾经的我总是爱站在门口向远处眺望,因为隔着绿油油的麦地,可以看到我的小学校。虽然只在那里上了两年学,但是每一天我都很充实。而如今那儿已然变成了一片空地。推开破旧的院门,年老的它发出“嘎吱吱”的响声。迎面吹来一阵凉风,我不禁打了个冷颤,那时我在院子里可以做任何事,玩任何游戏,它简直就是我的专属操场。但为何现在院子仿佛缩水了一般,是我长大了,还是它变小了?一切的一切都还在,只是已变了模样,不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
曾经,奶奶总爱搬着凳子坐在院子中,静静地听我讲故事,听我唱歌,看着我和小朋友玩闹,写作业……阳光和她嘴角的笑渐渐融合,那时候仿佛每天都是晴天。依偎在奶奶身边,她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嘴里哼着小曲。可是,为何她的声音越来越模糊?一切都变了,奶奶已不在了,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脑海中对她的记忆依旧停留在八年前,在我要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她独自来找我,牵着我的手,对我说:“你能不能不走,你留下来,我能照顾好你的。”她的眼神还是那么温和,但年幼的我却说:“不行,我要和妈妈去外地,妈妈说那里有很多好玩的。”我还是离开了,我没有想过,在我们走后,她,会有多伤心。如今,一切都已消失殆尽。
一切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这个破旧不堪的地方“收获”了我一生中的所有美好,却“回报”了我一份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伤痛。在这里,我丢掉了许多东西,而如今,只能慢慢寻觅……
拎起旧皮箱,踏上火车的那一刻,我在思索,心中的那份遗憾是否会被填补。
我在心里默默念叨,八年了,这是第一次踏上回家的旅途。心中的感慨自是无法言说,家,一个简单的字,却总是以一种奇妙的方式牵引着无数人的心。我八岁就随父母一起去了外地,这一待,就是八年。其间每次回家过年都是妈妈带着弟弟,而我却只有羡慕的份。弟弟回来后,我总是追着问他:门前的柿子树还在吗?门前的河里还有水吗?新家盖得漂亮吗……如今,我终于可以亲自解答这些疑问了。
离家越来越近,车子却仿佛变成了一个年迈的老人,慢慢地,慢慢地向前移动着。兴奋的心情再也按耐不住,一个劲地向窗外瞅,前方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就连空气仿佛也没有变。终于到了,不知是该高兴还是失望,村子还是那个村子雷劫真神,只是家家户户都盖了新房,铺上了水泥路,曾经的一切仿佛都随着泥土被掩埋在了地下。新家,很大,很漂亮,空荡荡的,满是灰尘,给我一种茫然的感觉。我不喜欢这里。
我一个人悄悄去了老房子,那里有我太多忘不掉的记忆。微风依旧吹着,那条小路依旧是坑坑洼洼,路边的杨柳似乎更挺拔了。门前的柿子树依旧还在,树上的痕迹也没有消失。记得每年的除夕夜我都会去树下量身高,然后刻下一道印迹,盼望着自己能够快快长大,没有想到长大后自己却后悔了。我微笑着抚摸着那一道道的痕迹,虽然历经了无数风雨的洗礼,但它依旧清晰地记录着我的成长,没有随风逝去。曾经总是把皮筋系在两棵柿子树上,和姐姐一起跳皮筋,树间的泥土被踩得光滑滑的,如今却是杂草丛生,那些记忆似乎也被遮掩在了草下。
曾经的我总是爱站在门口向远处眺望,因为隔着绿油油的麦地,可以看到我的小学校。虽然只在那里上了两年学,但是每一天我都很充实。而如今那儿已然变成了一片空地。推开破旧的院门,年老的它发出“嘎吱吱”的响声。迎面吹来一阵凉风,我不禁打了个冷颤,那时我在院子里可以做任何事,玩任何游戏,它简直就是我的专属操场。但为何现在院子仿佛缩水了一般,是我长大了,还是它变小了?一切的一切都还在,只是已变了模样,不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
曾经,奶奶总爱搬着凳子坐在院子中,静静地听我讲故事,听我唱歌,看着我和小朋友玩闹,写作业……阳光和她嘴角的笑渐渐融合,那时候仿佛每天都是晴天。依偎在奶奶身边,她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嘴里哼着小曲。可是,为何她的声音越来越模糊?一切都变了,奶奶已不在了,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脑海中对她的记忆依旧停留在八年前,在我要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她独自来找我,牵着我的手,对我说:“你能不能不走,你留下来,我能照顾好你的。”她的眼神还是那么温和,但年幼的我却说:“不行,我要和妈妈去外地,妈妈说那里有很多好玩的。”我还是离开了,我没有想过,在我们走后,她,会有多伤心。如今,一切都已消失殆尽。
一切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这个破旧不堪的地方“收获”了我一生中的所有美好,却“回报”了我一份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伤痛。在这里,我丢掉了许多东西,而如今,只能慢慢寻觅……
拎起旧皮箱,踏上火车的那一刻,我在思索,心中的那份遗憾是否会被填补。
我在心里默默念叨,八年了,这是第一次踏上回家的旅途。心中的感慨自是无法言说,家,一个简单的字,却总是以一种奇妙的方式牵引着无数人的心。我八岁就随父母一起去了外地,这一待,就是八年。其间每次回家过年都是妈妈带着弟弟,而我却只有羡慕的份。弟弟回来后,我总是追着问他:门前的柿子树还在吗?门前的河里还有水吗?新家盖得漂亮吗……如今,我终于可以亲自解答这些疑问了。
离家越来越近,车子却仿佛变成了一个年迈的老人,慢慢地,慢慢地向前移动着。兴奋的心情再也按耐不住,一个劲地向窗外瞅,前方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就连空气仿佛也没有变。终于到了,不知是该高兴还是失望,村子还是那个村子,只是家家户户都盖了新房,铺上了水泥路,曾经的一切仿佛都随着泥土被掩埋在了地下。新家,很大,很漂亮,空荡荡的,满是灰尘,给我一种茫然的感觉。我不喜欢这里。
我一个人悄悄去了老房子,那里有我太多忘不掉的记忆。微风依旧吹着,那条小路依旧是坑坑洼洼,路边的杨柳似乎更挺拔了。门前的柿子树依旧还在,树上的痕迹也没有消失。记得每年的除夕夜我都会去树下量身高,然后刻下一道印迹,盼望着自己能够快快长大,没有想到长大后自己却后悔了。我微笑着抚摸着那一道道的痕迹,虽然历经了无数风雨的洗礼,但它依旧清晰地记录着我的成长,没有随风逝去。曾经总是把皮筋系在两棵柿子树上,和姐姐一起跳皮筋,树间的泥土被踩得光滑滑的,如今却是杂草丛生,那些记忆似乎也被遮掩在了草下。
曾经的我总是爱站在门口向远处眺望,因为隔着绿油油的麦地,可以看到我的小学校。虽然只在那里上了两年学,但是每一天我都很充实。而如今那儿已然变成了一片空地文晸赫。推开破旧的院门,年老的它发出“嘎吱吱”的响声。迎面吹来一阵凉风,我不禁打了个冷颤,那时我在院子里可以做任何事,玩任何游戏,它简直就是我的专属操场。但为何现在院子仿佛缩水了一般,是我长大了,还是它变小了?一切的一切都还在,只是已变了模样,不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
曾经,奶奶总爱搬着凳子坐在院子中,静静地听我讲故事,听我唱歌,看着我和小朋友玩闹,写作业……阳光和她嘴角的笑渐渐融合,那时候仿佛每天都是晴天。依偎在奶奶身边,她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嘴里哼着小曲。可是,为何她的声音越来越模糊?一切都变了,奶奶已不在了,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脑海中对她的记忆依旧停留在八年前,在我要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她独自来找我,牵着我的手,对我说:“你能不能不走,你留下来,我能照顾好你的。”她的眼神还是那么温和,但年幼的我却说:“不行,我要和妈妈去外地,妈妈说那里有很多好玩的。”我还是离开了,我没有想过,在我们走后,她,会有多伤心。如今,一切都已消失殆尽。
一切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这个破旧不堪的地方“收获”了我一生中的所有美好,却“回报”了我一份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伤痛。在这里,我丢掉了许多东西,而如今,只能慢慢寻觅……
似乎更挺拔了。门前的柿子树依旧还在,树上的痕迹也没有消失。记得每年的除夕夜我都会去树下量身高,然后刻下一道印迹,盼望着自己能够快快长大,没有想到长大后自己却后悔了。我微笑着抚摸着那一道道的痕迹,虽然历经了无数风雨的洗礼,但它依旧清晰地记录着我的成长,没有随风逝去。曾经总是把皮筋系在两棵柿子树上,和姐姐一起跳皮筋,树间的泥土被踩得光滑滑的,如今却是杂草丛生,那些记忆似乎也被遮掩在了草下。
曾经的我总是爱站在门口向远处眺望,因为隔着绿油油的麦地,可以看到我的小学校。虽然只在那里上了两年学,但是每一天我都很充实。而如今那儿已然变成了一片空地。推开破旧的院门,年老的它发出“嘎吱吱”的响声。迎面吹来一阵凉风,我不禁打了个冷颤,那时我在院子里可以做任何事,玩任何游戏,它简直就是我的专属操场。但为何现在院子仿佛缩水了一般,是我长大了,还是它变小了?一切的一切都还在,只是已变了模样,不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
曾经,奶奶总爱搬着凳子坐在院子中,静静地听我讲故事,听我唱歌,看着我和小朋友玩闹,写作业……阳光和她嘴角的笑渐渐融合,那时候仿佛每天都是晴天。依偎在奶奶身边,她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嘴里哼着小曲。可是,为何她的声音越来越模糊?一切都变了,奶奶已不在了,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脑海中对她的记忆依旧停留在八年前,在我要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她独自来找我,牵着我的手,对我说:“你能不能不走,你留下来,我能照顾好你的。”她的眼神还是那么温和,但年幼的我却说:“不行,我要和妈妈去外地,妈妈说那里有很多好玩的。”我还是离开了,我没有想过,在我们走后,她,会有多伤心。如今,一切都已消失殆尽。
一切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这个破旧不堪的地方“收获”了我一生中的所有美好,却“回报”了我一份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伤痛。在这里,我丢掉了许多东西,而如今,只能慢慢寻觅……
成了一个年迈的老人,慢慢地,慢慢地向前移动着。兴奋的心情再也按耐不住,一个劲地向窗外瞅,前方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就连空气仿佛也没有变。终于到了,不知是该高兴还是失望,村子还是那个村子,只是家家户户都盖了新房,铺上了水泥路,曾经的一切仿佛都随着泥土被掩埋在了地下。新家,很大,很漂亮,空荡荡的,满是灰尘,给我一种茫然的感觉。我不喜欢这里。
我一个人悄悄去了老房子,那里有我太多忘不掉的记忆。微风依旧吹着,那条小路依旧是坑坑洼洼,路边的杨柳似乎更挺拔了。门前的柿子树依旧还在,树上的痕迹也没有消失。记得每年的除夕夜我都会去树下量身高,然后刻下一道印迹,盼望着自己能够快快长大,没有想到长大后自己却后悔了。我微笑着抚摸着那一道道的痕迹,虽然历经了无数风雨的洗礼,但它依旧清晰地记录着我的成长,没有随风逝去。曾经总是把皮筋系在两棵柿子树上,和姐姐一起跳皮筋,树间的泥土被踩得光滑滑的,如今却是杂草丛生,那些记忆似乎也被遮掩在了草下。
曾经的我总是爱站在门口向远处眺望,因为隔着绿油油的麦地,可以看到我的小学校。虽然只在那里上了两年学,但是每一天我都很充实。而如今那儿已然变成了一片空地。推开破旧的院门,年老的它发出“嘎吱吱”的响声。迎面吹来一阵凉风,我不禁打了个冷颤,那时我在院子里可以做任何事,玩任何游戏,它简直就是我的专属操场。但为何现在院子仿佛缩水了一般,是我长大了,还是它变小了?一切的一切都还在,只是已变了模样,不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
曾经,奶奶总爱搬着凳子坐在院子中,静静地听我讲故事,听我唱歌,看着我和小朋友玩闹,写作业……阳光和她嘴角的笑渐渐融合,那时候仿佛每天都是晴天。依偎在奶奶身边,她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嘴里哼着小曲。可是,为何她的声音越来越模糊?一切都变了,奶奶已不在了,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脑海中对她的记忆依旧停留在八年前,在我要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她独自来找我,牵着我的手,对我说:“你能不能不走,你留下来,我能照顾好你的。”她的眼神还是那么温和,但年幼的我却说:“不行,我要和妈妈去外地,妈妈说那里有很多好玩的。”我还是离开了,我没有想过,在我们走后,她,会有多伤心。如今,一切都已消失殆尽。
一切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这个破旧不堪的地方“收获”了我一生中的所有美好,却“回报”了我一份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伤痛。在这里,我丢掉了许多东西,而如今,只能慢慢寻觅……
这是第一次踏上回家的旅途。心中的感慨自是无法言说,家,一个简单的字,却总是以一种奇妙的方式牵引着无数人的心。我八岁就随父母一起去了外地,这一待,就是八年。其间每次回家过年都是妈妈带着弟弟,而我却只有羡慕的份。弟弟回来后,我总是追着问他:门前的柿子树还在吗?门前的河里还有水吗?新家盖得漂亮吗……如今,我终于可以亲自解答这些疑问了。
离家越来越近,车子却仿佛变成了一个年迈的老人,慢慢地,慢慢地向前移动着。兴奋的心情再也按耐不住,一个劲地向窗外瞅,前方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就连空气仿佛也没有变。终于到了,不知是该高兴还是失望,村子还是那个村子,只是家家户户都盖了新房,铺上了水泥路,曾经的一切仿佛都随着泥土被掩埋在了地下。新家,很大,很漂亮,空荡荡的,满是灰尘,给我一种茫然的感觉。我不喜欢这里。
我一个人悄悄去了老房子,那里有我太多忘不掉的记忆。微风依旧吹着,那条小路依旧是坑坑洼洼,路边的杨柳似乎更挺拔了。门前的柿子树依旧还在,树上的痕迹也没有消失。记得每年的除夕夜我都会去树下量身高,然后刻下一道印迹,盼望着自己能够快快长大,没有想到长大后自己却后悔了。我微笑着抚摸着那一道道的痕迹,虽然历经了无数风雨的洗礼,但它依旧清晰地记录着我的成长,没有随风逝去。曾经总是把皮筋系在两棵柿子树上,和姐姐一起跳皮筋,树间的泥土被踩得光滑滑的,如今却是杂草丛生,那些记忆似乎也被遮掩在了草下。
曾经的我总是爱站在门口向远处眺望,因为隔着绿油油的麦地,可以看到我的小学校。虽然只在那里上了两年学,但是每一天我都很充实。而如今那儿已然变成了一片空地。推开破旧的院门,年老的它发出“嘎吱吱”的响声。迎面吹来一阵凉风,我不禁打了个冷颤,那时我在院子里可以做任何事,玩任何游戏,它简直就是我的专属操场。但为何现在院子仿佛缩水了一般,是我长大了,还是它变小了?一切的一切都还在,只是已变了模样,不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
曾经,奶奶总爱搬着凳子坐在院子中,静静地听我讲故事,听我唱歌,看着我和小朋友玩闹,写作业……阳光和她嘴角的笑渐渐融合,那时候仿佛每天都是晴天。依偎在奶奶身边,她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嘴里哼着小曲。可是,为何她的声音越来越模糊?一切都变了,奶奶已不在了,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脑海中对她的记忆依旧停留在八年前,在我要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她独自来找我,牵着我的手,对我说:“你能不能不走,你留下来,我能照顾好你的。”她的眼神还是那么温和,但年幼的我却说:“不行,我要和妈妈去外地,妈妈说那里有很多好玩的。”我还是离开了,我没有想过,在我们走后,她,会有多伤心。如今,一切都已消失殆尽。
一切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这个破旧不堪的地方“收获”了我一生中的所有美好,却“回报”了我一份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伤痛。在这里,我丢掉了许多东西,而如今,只能慢慢寻觅……
拎起旧皮箱,踏上火车的那一刻,我在思索,心中的那份遗憾是否会被填补。
我在心里默默念叨,八年了,这是第一次踏上回家的旅途。心中的感慨自是无法言说,家,一个简单的字,却总是以一种奇妙的方式牵引着无数人的心。我八岁就随父母一起去了外地,这一待,就是八年。其间每次回家过年都是妈妈带着弟弟,而我却只有羡慕的份。弟弟回来后,我总是追着问他:门前的柿子树还在吗?门前的河里还有水吗?新家盖得漂亮吗……如今,我终于可以亲自解答这些疑问了。
离家越来越近,车子却仿佛变成了一个年迈的老人,慢慢地,慢慢地向前移动着。兴奋的心情再也按耐不住,一个劲地向窗外瞅,前方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就连空气仿佛也没有变。终于到了,不知是该高兴还是失望,村子还是那个村子,只是家家户户都盖了新房,铺上了水泥路,曾经的一切仿佛都随着泥土被掩埋在了地下。新家,很大,很漂亮,空荡荡的,满是灰尘,给我一种茫然的感觉。我不喜欢这里。
我一个人悄悄去了老房子,那里有我太多忘不掉的记忆。微风依旧吹着,那条小路依旧是坑坑洼洼,路边的杨柳似乎更挺拔了。门前的柿子树依旧还在,树上的痕迹也没有消失。记得每年的除夕夜我都会去树下量身高,然后刻下一道印迹,盼望着自己能够快快长大,没有想到长大后自己却后悔了。我微笑着抚摸着那一道道的痕迹,虽然历经了无数风雨的洗礼,但它依旧清晰地记录着我的成长,没有随风逝去。曾经总是把皮筋系在两棵柿子树上,和姐姐一起跳皮筋,树间的泥土被踩得光滑滑的,如今却是杂草丛生,那些记忆似乎也被遮掩在了草下。
曾经的我总是爱站在门口向远处眺望,因为隔着绿油油的麦地,可以看到我的小学校。虽然只在那里上了两年学,但是每一天我都很充实。而如今那儿已然变成了一片空地。推开破旧的院门,年老的它发出“嘎吱吱”的响声。迎面吹来一阵凉风,我不禁打了个冷颤,那时我在院子里可以做任何事,玩任何游戏,它简直就是我的专属操场。但为何现在院子仿佛缩水了一般,是我长大了,还是它变小了?一切的一切都还在,只是已变了模样,不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
曾经,奶奶总爱搬着凳子坐在院子中,静静地听我讲故事,听我唱歌,看着我和小朋友玩闹,写作业……阳光和她嘴角的笑渐渐融合,那时候仿佛每天都是晴天。依偎在奶奶身边,她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嘴里哼着小曲。可是,为何她的声音越来越模糊?一切都变了,奶奶已不在了,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脑海中对她的记忆依旧停留在八年前,在我要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她独自来找我,牵着我的手,对我说:“你能不能不走,你留下来,我能照顾好你的。”她的眼神还是那么温和,但年幼的我却说:“不行,我要和妈妈去外地,妈妈说那里有很多好玩的。”我还是离开了,我没有想过,在我们走后,她,会有多伤心。如今,一切都已消失殆尽。
一切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这个破旧不堪的地方“收获”了我一生中的所有美好,却“回报”了我一份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伤痛。在这里,我丢掉了许多东西,而如今,只能慢慢寻觅……
就没有日子的温暖;没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黄泽民,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流行之神,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吕日周,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重生神犬,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么药星之机甲。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金箍棒多重,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隐疤乐。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高三一般忙,周六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李疑尚义。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哈尔滨市阿城区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超青春姐弟s,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不休息,周日休半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熙元宁宝,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跳楼新娘。”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周末,我回到了“阔别”三月的家。
天下高三一般忙,周六不休息,周日休半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朵拉玩宾果,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李晞彤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天。春节后,我再没回过家。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里,回家一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让学生放松一下,以待最后一搏。同学们归心似箭,周末一放学,顿“作鸟兽散”。
我坐在长途班车上,恨不得汽车飞起来;一下车,步履匆匆地踏上一条羊肠路,走五六分钟,就可以看见半山腰上的“土坯房”了。
那土坯房,就是我的家。我家五口人一直住在那间老屋里。三十多年的风霜雨雪,把它剥蚀得满目疮痍。这些年,富起来的农民越来越多,漂亮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把山村点缀得如同别墅区一般富丽堂皇。渐渐地,我家的老屋竟成了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丑陋无比,有碍观瞻。我家又是山村的制高点,这样就有点滑稽,成了“鸡立鹤群”。奇怪的是,父亲是挣钱的好把式,干活不惜力气,又有技术,但父亲就是迟迟不盖新房。乡亲们说父亲是个守财奴,舍不得花钱。听到这些善意的挖苦,手巧口拙的父亲付之一笑,啥话也不说。我也不理解,早几年负担重,风烛残年的爷爷奶奶常看病,现在日子好过了,父亲还是按兵不动,真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转过一道弯,奇迹出现了——土坯房竟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小洋楼”,雪白的墙体,蓝色的屋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我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惊喜地往家跑,顾不得“窈窕淑女”的形象,像个野小子。
三月不见,家人亲热得不行,父母弟妹围上来,这个说我胖了,那个说我廋了,这个说我白了,那个说我黑了。我应付几句,赶紧屋里屋外看新房。
这是一座两层小楼。外墙贴着洁白的瓷砖,崭新如洗;室内装修简洁而美观,地板光可鉴人,天花板上悬挂着华美的灯饰,雍容典雅……母亲一边陪我参观一边说:“你爸早就想盖房了,可盖房子动静大,怕影响你学习,咱上高中图啥呢?不就是图考上大学吗?……你三个月不回家,你爸就趁这个机会动工了,他不让对你说,怕你读书不安心,老想着回家帮忙。”
是啊,家里大兴土木,谁都不得安宁。父亲口齿木讷却心细如发。我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弥漫到全身,不由得往父亲怀里钻,脑袋在那宽厚的胸口上贴了好久,像在聆听父亲的心跳。
夜晚,我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浮想联翩。随着我家新楼的竣工,村里最后一座土坯房成了历史的陈迹。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辉,我家是亿万中国农民家庭的缩影。试看今日之中国,像我家这样的农民家庭不知有多少。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与新时期以前的农民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我眼前出现了幻觉——
在学校举行的才艺选拔大赛上,我声情并茂地唱了两支歌后,主持人考我一个老气横秋的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富强了,请你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亿万农民过上了小康生活,这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特点!”

二、中俄同时发动对美的反击,此举动意味深长
其实,对美国反击的绝不是俄罗斯一家,中国在俄罗斯之前就已经开始动手,而且反击更加的凌厉。
近日,经国务院批准,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207个税目约6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20%、10%、5%不等的关税。
不只有惩戒,还有警告,中国同时也表示,如果美方一意孤行,将其加征关税措施付诸实施,中方将即行实施上述加征关税措施。如果说俄罗斯的反击表达的是俄罗斯早与美国斗争到底的态度,那么中国的反击可都是实锤,招招打在特朗普的胸口上,恐怕又是一口老血。
就在本月3日中国发布了对美国600亿美元的两天后,俄罗斯也开始了对美国的贸易反击,不得不说两者一前一后,配合非常的默契,而且都是将矛头对准了美国。这本身就是一个强烈的国际政治信号。中俄两国在共同对付美国方面越来越有默契,在亚洲,在中东,在军事领域,在经济领域,在上合组织,在金砖组织,中俄的合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而这都是拜特朗普所赐。中俄联动绝对是美国的噩梦。特朗普为了美国优先,在全球树敌,最后怕是真的成了孤家寡人。

三、丢掉幻想准备战斗,这是最好的选择
普京曾经是对特朗普抱有幻想的,可是国际斗争中残酷的现实,特朗普的出尔反尔,让一切幻想都破灭了,帝国主义的美国从来都不值得信任,唯有不屈的斗争才是与美国交往的最好利器。这一点我们中国应该深有体会。
自从1840年以来我们一百七十多年的近代史。
自从1921年以来我们九十七年的建党史。
自从1949年以来我们近六十年的建国史。
都在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在美帝国主义面前,戈尔巴乔夫曾妥协过,可结果呢,最后是东欧巨变,苏联解体。而我们的毛主席却是不畏恐吓,直面强敌,在朝鲜战场一战立威,从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基不断稳固夯实。今天,往日辉煌过的苏联已经是历史,可是中国依旧屹立不倒。
在特朗普的恐吓和威胁之下,全球各国已是人人自危,可是妥协退让带来的只有更多的损失,妥协退让只会让特朗普更加得寸进尺。我们只有丢掉幻想准备战斗才是最好的选择。
美国想要霸凌世界各国,中俄首先就不会答应。
只要中俄两强联起手来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美国虽强,却是逆势而为,与世界人民为敌,就像当年的希特勒一样,终究会被全世界联合起来打倒,然后遗臭万年。
无论您有多忙,请花1秒钟的时间把它放到你的圈子里!可能您的朋友就需要!谢谢!
« 上一篇 下一篇 »